Wednesday, February 6, 2013

藏家




晴美和我已经在街上徘徊了半个小时,犹豫着该不该搭最后一班出沟的车。
九寨沟不允许过夜,太阳偏西,再不出沟就来不及了。
我想起沟口那位女掌柜的话,说什么站在路中央自有人来问要不要留宿,
可现在似乎没人搭理,若说光明正大上前询问也不太妥当吧?

旅行时刻,总要面临这些个挣扎关头,
一边是自小灌输之道德束约不该犯规循规蹈矩诸如此类;
一边乃冒险因子沾沾自喜为了省下一天门票知悭识俭之乎者也。

正当彷徨,一个大叔冷不防冒现背后,
“ 跟我来。 ”

吓了咱一跳,这也太戏剧化了点吧。

房间隐藏在屋子里色彩斑斓的墙壁后,推开一扇扇浓郁藏味的墙,
就是一处安恬所在,房里简陋二床,衬以一浑黄灯光,
领路的藏族大妈见我与晴美同房,不似姐弟,不似情侣,也不多问,
悄悄阖上房门,又变回了墙壁。






两个人煞有兴趣的在房里聊天,容易紧张的我现在才渐渐放松,
晴美从刚才开始,就没有在乎过似的。

她哼起一首歌。

“ 这歌有华语版本呢! ” 旋律很熟悉,是蔡淳佳 《 陪我看日出 》
“ 咦?真的? ” 晴美起哄叫唱,
“ 雨下了  ~  走好路  ~  这句话我记住  ~  风再大  ~  吹不走嘱咐。。。这几句吧。。 ”
“ 好玩的说,原来你也会这歌,歌词说什么? ”
“ 就说有个人陪伴一起看日出,一起走过一段路途之类什么的。 ”
“ 日文叫 《 泪光闪闪的约定 》,不懂意思是否一样? ”
“ 是吧。 ”

那天晚餐很丰富,而且超好吃!走了那么久,我第一次加了两碗半的饭,
也许因为有人陪伴在则,影响了胃口也不定。
“ 你真是个大胃王呢。 ” 晴美瞪大眼睛看我。

这家人都是藏族,世代务农,
“ 政府不让我们收留客人,说环保,收入就少了嘛!没事,他不让,我自有方法。 ”
刚才的大叔抽着烟陪我们喝酒,同桌还有另一家重庆人,
“ 马来人干嘛汉语说得那么溜呀? ” 重庆小妹不解的看着我。
“ 我不是马来人,是马来西亚华人啦! ” 我嚷嚷,一边忙着为晴美翻译,
气氛浓烈,大家喝了一杯一杯的酒,大吵大闹的充斥着整个厨房。
那晚的月亮听说很圆,可是我后来醉倒了都没看见。

“ 明天要不要一起看日出? ” 回到房间晴美问说。
“ 唔。。。好啊。。。看。。。 ” 我醉醺醺倒下去了。



8 comments:

  1. I like your story, simple & touching.

    From DS

    ReplyDelete
  2. 新年快乐。。。

    ReplyDelete
  3. 好喜歡你的旅遊故事,先祝你新年快樂啊。

    ReplyDelete
    Replies
    1. 呵呵,谢谢阿毕仔~我也预祝你新年进步呀~

      Delete
  4. 從那窗口望出去的話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景色。。。
    夜晚有沒有螢火蟲啊?

    ReplyDelete
    Replies
    1. 夜晚没有萤火虫,只有一双眼睛,闪闪发光.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