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 2013

欣怡




她对着旅舍的大妈侃侃而谈,说今晚要睡那里。

“ 。。。。。。。 咩。 ”
“ 。。。。。 啦。 ”
“ 。。。。。。。。。。 呵。 ”
“ 。。。。。。。 吗。 ”

终于我忍不住上前询问。

“ 请问。。。你是那里人? ”

“ 马来西亚人。 ”

“ 啊哈!就知道! ” 兴奋大喊的我。

这样,认识了这趟旅途里第一个马来西亚旅人,欣怡。
俏丽可爱的短发,瓜子脸,精致五官,瘦俏的身材,一幅干练模样,
其实才不过 29 岁。

或许太久没有遇见故里,我俩兴奋不已的谈了起来。
她也是家里最大,北马人,一样超爱旅行,聊着聊着,异常投缘。

欣怡一个人来四川,走了10 天。

“ 我走10 天都没遇见一个大马人。 ”

“ 才 10 天,我三个多月才遇到你。 ”

马来西亚人的确不像日本韩国或台湾那么踊跃出走,晴美走了大半辈子,
我竟然是她认识的第一个大马背包客。

晴美大感兴趣的望着我们,不解我为何那么高兴。
我说你们日本旅人遍布全球,去那里都可以看到自己人,
相比之下马来西亚人多么罕有,当然兴奋。

“ 我在路上一点也不想看到日本人呢。 ” 晴美说。

回想,还真感激晴美当时的大方体贴,我跟欣怡聊整晚,冷落了她,
她也没有小气扒拉,反与我同乐,是感激的。

欣怡想在明年离开工作 7 年的新加坡,回去槟城。
离职前计划游走世界一年,在她眼中,我似乎成了学习对象。
说来汗颜,我根本没有她想象中勇敢和自信,
她不曾看过我崩溃,孤单与无助的样子,庆幸我没放弃,虽说当时真的好想。

太久没听见乡音,我们用尽全力的说着那些 “ 啦,咩,吗 ” Rojak 式华语,
北马福建话, KL 广东话,破烂的马来文和英文,不亦乐乎。
天色暗淡,烛光下相约明早一起游九寨,今晚没有星星,只有开心。

4 comments:

  1. 我之前在英国宿舍里碰到大马同乡时,也是开心了好久。 在那一刻我才知道,原来这些“ 啦,咩,吗 ” 的 大马Rojak华语是那么的让人想念的。

    ReplyDelete
    Replies
    1. 人在异乡,才明白到身份的重要。那么你现在还在说着这些 “啦,咩,吗“?嗬嗬~

      Delete
  2. 曾经独自一人在伦敦看跨年烟花,遇上小伙子调戏,还好来自大马的一家子把我带在身边直到地铁站。。感激!

    ReplyDelete
    Replies
    1. 嗨 Yee,欢迎光临~
      你现在还在伦敦?唔,马来西亚人始终还是善良的~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