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11, 2012

穿越塔克拉瑪干沙漠




兜兜转转,决定回乌鲁木齐。

奇怪的是,决定了之后,心情反而平静下来。
至少那是我熟悉的城市,那里有我爱吃的牛肉面和馍馍,
至少在那里无需再为此路不通的事情烦恼,可以直接前往下一个目的地。
24 小时的卧铺车,是我这辈子坐过最久的巴士,
一路从新疆最南直达新疆之北。

这趟行程我没有去到塔克拉玛干沙漠,
那是世界第二大沙漠。

世界第二大有多大?摊开手上地图,
沙漠位于新疆中心地带,占据了这块土地一大半的面积。
这辆卧铺车将把我从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尾端一路带到头顶的外围。

该是多么浩大的工程,我不禁赞叹。

望向车外, 一匹黄布铺展开来,无穷无际,直达地的深渊。
没有骆驼,没有牧人,没有云,没有树。
保持着同样的姿势看得呆去,脑里随着大地的变化天马行空。
从来我就无可救药的爱着荒芜,荒芜让人感觉悲伤亦感觉释怀。
一种病态的喜欢,我知道。

啊,终究还是来过了塔克拉玛干。

等我回过神,本来以为难顶的二十四小时车程,竟然就这样过去。

4 comments:

  1. 塔克拉玛干沙漠当地意思是“有入無出”想到就感到毛骨悚然。人算得是什么!竟然以为可以人为的方式掌控周围的环境。听说用10,000就可以骑着骆驼穿越丝绸之路eh。
    我想旷野的经历就像你说的,以为很难挨,也能容易没有什么就过去了。。。
    过路人

    ReplyDelete
  2. 我连 1000 都没有,哈哈。

    ReplyDelete
  3. 我超怕荒芜,荒芜让人忧郁的 :)

    ReplyDelete
    Replies
    1. 那是因为你还没领略荒芜的美和哀愁 :-)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