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25, 2012

家人

老爸将五十块塞进我手里。

“ 上次你换电话号码扣出来的钱。 ”

“ 不是早就扣了咩? ” 我纳闷。

“ 哎呀。。。。随便啦,拿去就是啦,问多多。 ”

说完骑上摩哆呼尘而去,老爸讲话粗人一个。

最近工作不稳定,收入时有时无,
其实还不至于饿死,只是要很节制,
我的流离浪荡总让人担心。

“ 结婚,买房子,不要整天流浪。 ” 他很罗嗦。


。。。。。。。。。。。。。。。。。。。。。。。。。。。。。。。。。。。。。。。。。。。。。。。。


喜欢跟着二哥跑 Sales,两人坐在车里天南地北,
经常顾着讲话走错路,他每次赖我害的。

在他面前,我把愁烦一股脑丢过去,他静静接收,
而我似乎不曾关心过他的经济,他的家庭,孩子,他的健康。

“ 时刻感恩,知足。 ” 他教我的功课,一贯乐天开朗。

每次陷入旋涡,都是二哥把我拉出来。
这一次,上一次,上上一次,上上上一次,上上上上一次都是二哥。

再怎么被世界遗弃,我清楚知道,
二哥不会丢下我。


。。。。。。。。。。。。。。。。。。。。。。。。。。。。。。。。。。。。。。。。。。。。。。。。


小妹打来好多通电话,后来顶不顺发了短讯:
“ 小哥,拜托你接电话好吗? ”

大病,自闭了几天,教会也不去,小妹施展夺命追魂 Call,
其它人因为我不接电话和回复在那边臭骂,除了小妹,
她在乎的是我,不是我如何待她。

“ 小哥,有没有吃药? ”

听到小妹的声音就崩堤了,拿着电话说不出一句话,喉头被什么哽着。

“ 小哥?你怎么不出声?不要吓我!小哥?你说话,小哥? ”

花了几分钟才平缓情绪,紧锁的喉咙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 我没事。 ”

天,多少年不曾这样。

“ 小哥,不要每次都把所有东西一个人扛好吗?你为什么总要一个人扛? ”

身体在颤抖,那么多年的压制一次过流泻,难怪吓到小妹,她没有见过这样的我。
无法好好说话,一喘一喘的呼气,在努力克制情绪。
“ 小哥,你为什么喘得那么厉害?你是不是有气喘?” 电话另一头,小妹也陪我淅沥哗啦,
她有时很让人哭笑不得。

两兄妹在电话上像个傻子。
也因为这通电话,那么多年盘踞心里的根莫名其妙的拔除了。

 “ 小哥,不要一个人扛,好吗。 ”


。。。。。。。。。。。。。。。。。。。。。。。。。。。。。。。。。。。。。。。。。。。。。。。。


我的老爸,我的二哥,我的小妹,其实都不是我亲生的老爸,二哥和小妹,
他们是我的老爸,二哥和小妹。

2 comments:

  1. 有人关怀真好,哪怕是陌生人的一个微笑。当年的你有能力微笑,如今也是,好多事,时间一过就云淡风轻。

    ReplyDelete
  2. 唔,我选择记住他人的美好,忘掉他人对我的伤害与误解。这个世界已经很累了,我们都要让这个世界更美好不是吗,呵呵~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