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21, 2012

马蹄




我在动物市场看得最投入的就是钉马蹄铁。

马的四只脚被绑在四根柱子上,要钉那只脚就把那只脚凌空绑着,
然后马夫拿出一把镰刀用力的刮马蹄,
镰刀一起一落,马蹄的角质片片落下,可见镰刀异常锐利。

我站在一旁观看,露出痛的神情,
马夫哈哈大笑,用手势对我说马儿不会痛的,
我看看马儿,它也没太大的挣扎,
想来那个部位应该像人体的指甲般,没有神经线,所以不痛。

马夫手势俐落,刮完一层,
马蹄变得平滑,鲜白,然后就开始钉马蹄铁。
他拿出一根好长的铁钉,对准蹄铁上的洞口就钉,
要多大力气才能把那么长的钉死死钉入马蹄呀?马儿开始有些挣扎,
可是被绑着无法逃跑,短短几分钟,马夫就把四只脚都给装上马蹄铁了。
下一匹马又上来。

脱了绑的马儿一拐一拐的走出去,
马夫对我比手势,说装上马蹄铁,马儿就能跑得很快,而且起着保护作用。
说完一副骄傲的神情,他们对马的感情我在往后的日子更为见识到。
唔,我总是艳羡着匠人的这种生活智慧。



2 comments:

  1. 不能想像,这样钉进去有多痛。。。

    ReplyDelete
    Replies
    1. 子非马,焉知马之痛?呵呵~~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