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10, 2012

逃 III




不想走下

不想跟同宿的住客交流,
莫名的疏离感和孤独占据心头,却不愿认识朋友。
一种强烈的不参与感不懂何时隐隐缠绕,说不上何故。

肠胃昨天开始不舒服,吃了午餐,熟悉的呕吐感又来袭。
一再安慰自己没事,心里依然勾起之前在蒙古的恐怖回忆。

阿拉木图和大马时差两小时,
我的心理和生理似乎还没调适,晚晚睡不安宁。



住宿天台望出去,阿拉木图的天空总是蓝中带着些微灰黄。



阿拉木图的空气飘散一股浓烈的牛羊肉味,油腻浑浊的。
这种味道无法让人愉快起来。

我知道我不该埋怨,也绝非娇生惯养之辈,
可说什么就是不能开怀,因何无法开怀?

我厌烦这里冷漠的俄式建筑,我厌烦这里又贵又难吃的食物,
今午实在太想吃青菜,花了马币八块买了一盒两三口就吃完的炒菜。
我极度厌恶那麻烦的签证手续,还有摸不着头脑的警局登记,变化无常的官员。
战战兢兢走在街上,害怕警察,害怕钱不够用,害怕病倒了怎办?

变得任性和软弱,丢失了走下去的动力。
连照片也不想拍,每个早晨心神恍惚的醒来,不知何去何从,
只愿天能快快黑去,草草睡去,什么都不理。

我知道的,心里有把声音在尝试瓦解我。
“ 你害怕了,你无用了,你不可能办到了,放弃吧,懦弱的人。 ”

我害怕的,不是残弱的身子,不是麻烦的签证,不是经济,不是天气,
害怕的,是真正的自己。



8 块钱超贵的一小盒青菜,却是我的救赎。

2 comments:

  1. 里头是不是有芦笋?
    感觉还蛮中式的。

    ReplyDelete
  2. 芦笋?忘了,不过这餐的确比较中式,而我终于吃得下食物了。。。。软弱的肠胃。。。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