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3, 2012




霍尔果斯,中国过境哈萨克的第一关。
也是我经历过最可怕的关卡。

我很早就到了,当地人比我更早,
才早上七点,队伍长得望不见尽头,人潮汹涌,可用恐怖名之。
个个带着超大的包裹,有货品电器,有衣物,还有动物,等着中国那厢打开铁闸。
看见如斯情景,头皮一阵发麻,想退缩?已经回不了头,脱不了身。

早上九点,烈阳暴射,汗水如瀑布般狂流,
各种味道混杂人群中,空气闷热,我快窒息,不断抬起起头寻找新鲜空气,
那么混乱的场面,勾起我在乌鲁木齐申请哈萨克签证时的回忆,
怎么连过境也一模一样!?

而关卡天长地久般的不愿打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现场弥漫一股焦躁的氛围,
有人开始破口大骂,可是官员大哥不开门我们也拿他没辙。

我的头上顶着后面的包包,有个家伙竟把货物放在我头上。
脚下踹着一个笼子,里面几只羊在咩咩叫。。。( 它们闷死了吗? )
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比阿飞正传的张曼玉和张国荣还靠近。
而这不过只是过境,我无法想像正式展开中亚之旅会是怎么模样?

像似一世纪般漫长的等待,
中午十一点,大门终于甘愿打开!

所有人早就等得不耐烦,
逃难似的奋力冲向那窄窄的通道,拚了命往走道里狂捅
争先恐后,手脚并用的大力狂推和挤压,事实上我根本没有走路,
我是被推进来的。

救命。

这当儿,莫名其妙想起一套电影 《钢琴师》,
那是讲述以色列人逃难的故事。

历经好几分钟浩劫,我终于成功被 “ 推 ” 进来了。
然后发现人过关卡算很 “ 快 ”了,慢的其实是客运车和司机。
车子在外头等了好久都进不来,每个乘客只能呆坐一旁干等。

中午十二点,好不容易司机和车过来了,
又要坐几分钟路程到哈萨克的关卡,哈萨克这里倒是随便得多,
填填表格,连护照号码也不写就放人过关了。

然后又是好几个小时等待,终于一切尘埃落定,司机开动车子,
正式告别中国,前往我的下一站 - 哈萨克斯坦。

坐在舒服的车上时,真真觉得今早的经历够我写一篇文章了,
虽说我一点也不愿意重来这么一躺。



哈萨克海关,拍照的时候被兵士警告了一下。

6 comments:

  1. I wonder...
    你现在是在路上?
    Anyway,take care.

    ReplyDelete
  2. 我忍不住向上帝祷告:找一天,让我在路上遇见你吧。
    然后,再听你说故事 :)

    ReplyDelete
  3. 鲸:那是去年路上的故事,我现在在把当时的日记整理~谢谢你的祝福~

    ReplyDelete
  4. JetaimeTan:呵,好的。就让神引领前方的道路吧~新年快乐~

    ReplyDelete
  5. 这么恐怖??我有点变态的想去体验一下。。。哈哈哈

    ReplyDelete
  6. 中亚是最值得一去的旅途。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