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13, 2011

那美好的仗




如果不是刚巧翻到报章的讣闻,
我还真不知道大马第一男高音  -  陈容在年三十晚过世了,
享年 52,心脏病。

这不是自然死亡的年龄。

见过陈容几次,一次是参加歌唱比赛,一次是观赏他的演出,
那次比赛纯粹贪玩,我知道自己多少斤两。
比赛后有交流,他现场示范几句,天籁之音。
只是场微不足道的比赛,他却真诚赐教,不敷衍,看得出的。
然后跟我们握手,说:“ 努力,你是可以的。 ” 虽然我并没有努力,而且还停止了唱歌。

他和好拍档卓如燕合唱,鲍以灵伴奏,被誉为黄金三角组合。
这种殿堂级音乐块宝,这种极致的艺术之美,
大马第一男高音,却放弃了国外享誉,选择大马这块贫瘠的土地。

还记得有次 Bukit Jalil 群星演唱会,他只是增兴,楼下议论纷纷:

“ 谁来的?做么没有听过?”

“ 只出过一张专辑?古典乐没人听的啦。”

“ Opera 很显咯。” 

为了生活,他做音响和教唱歌,偶尔在唐崇荣布道会上听到他用声音服事上帝。
有人问他为什么要回来?他说是上帝旨意,殊不知在大马玩艺术是慢性自杀啊,
傅承得写,陈容走时全副身家不到十千马币,留下妻子和爱子,
还有一群对他无限缅怀的人。

如果这是上帝旨意。

没人欣赏,不代表没有价值,有一天,这片土地的人会发现自己失去的是什么,
有一天,这片土地的人会发现追求金钱和物质真的不能改变什么,
也许有一天,这片土地的人将学会珍惜身边拥有的美好。

会不会有这样一天我不知道,但我想起圣经里一句话:


 “ 那美好的 仗我已經打過,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 。 ”
提摩太后书 4 章 7 节


愿主内陈容弟兄安息主怀,阿门。

4 comments:

  1. 在马来西亚,很多人都以为艺术家是不需要吃饭的,以为他们的服务都应该是免费的。
    我曾有一位上司,要求我找人帮忙翻译一篇文章。我找了一位靠写文章为生的朋友翻译好了,交稿时,我还很含蓄的问:“老板,翻译费呢?”
    谁知道他瞪大眼睛,很惊讶的问:“吓!要钱的咩?”

    ReplyDelete
  2. 马来西亚满街的翻版带已经看出我们对文化尊重的水准了。不是我在扮高级,只是觉得尊重人家的创作真的是一种要学习的情操,看到那些为了艺术而牺牲的人,总是不自禁的萧然起立。

    ReplyDelete
  3. 因为文化贫瘠的因故,所以才会把艺术鉴赏放在业余的活动。

    ReplyDelete
  4. 伊朗,印尼,泰国,甚至不丹这些不会比我们富裕到那里的国家,却创作了艺术水准极高的电影,小说,音乐。大马的问题是在那里呢?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