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18, 2010

如果牆壁會說話




那只是一道浑浊的河流下水道,
在吉隆坡中央艺术坊 ( Pasar Seni ) 轻快铁站旁。
如果你正好步出轻快铁,往下望那片河道,就会看到一道道彩虹,挂在一大块墙上。

我总因此暗自欣喜。
有一群默默无名的艺术家在用心装饰这个非常无聊且死气沉沉的都市。
真的,你不觉得吉隆坡是一个 “ 死城 ” 吗?
这里的交通太拥挤、这里的空气太浑浊、这里的人从来不会对你笑。
早上阳光灿烂,傍晚大雨滂沱,情绪化得让你难以掌握。

而且,没有文化。空的。

晃眼,我在我城活了十三个年头,看见墙上整片的画使我心情愉快。 
原来,我城没死,它只是静静在沉默的角落里活着。

步下水道,游走其中。这片白墙画的是梦、是憧憬,是希望。
作品水准参差,水准高的画在显眼且较引人关注的地方,
桥下阴暗不起眼的角落则是水准较一般的作品。

其中一片墙,画着已故导演雅诗敏。

画里的雅诗敏天真灿漫,
我喜欢雅诗敏,也喜欢这幅画。画家的技巧很好,自然中流露一种缅怀。
把画拍下来,我知道它无法永存不朽。


。。。。。。。。。。。。。。。。。。。。。。。。。。。。。。。


上个星期,再度经过中央艺术坊,那片七彩纷丽经已消失殆尽。
一片惨白的空墙哑哑作响,伴随桥上车子人潮喧嚣,呼啸而过 。
没有人记得这里曾经有过的精彩,而我念念不忘那幅雅诗敏。


。。。。。。。。。。。。。。。。。。。。。。。。。。。。。。。



早餐报纸,一则不起眼的地方新闻: 

“ 年轻华裔画家患上忧郁症自杀身亡。
   死者於周二在住家自殺,曾经被家人送往私人医院急救,於昨晚7時20分不治。
  死者為郑权,享年 25 岁,來自米都光明園,為一名二手車商的兒子。
 郑权生前是一名画画爱好者,活跃于艺术活动,
 他有一幅作品是在吉隆坡 PASAR SENI 轻快铁附近墙上的著名导演雅诗敏人像画。”


。。。。。。。。。。。。。。。。。。。。。。。。。。。。。。


郑权,听起来像是做生意的名。
原来,不是马来人,( 一直以为是马来人 )
原来,也才 25 岁,
原来人家说艺术家死了才有人注意不是开玩笑的。

死者长已矣,生者常戚戚。什么如此看不开,选择离开?

竟是在早餐时间想痴了去,为个陌生人。

也许过不久,那片白惨惨的哑壁会再次开满红花, 也许就此白茫茫下去,
没有人会知道,但是我记得那幅雅诗敏,记得曾经开满整片谷地的那道绚丽,
记得一个叫郑权的年轻人画过的雅诗敏。

有些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些人死了,他还活着。



2010年 12月18号,记一个陌生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