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25, 2016

螢火蟲




有时候,那无垠的黑是如此浓厚,
仿佛千年也穿不透,
而咱们发出的光是那样微不足道,
照不亮彼此,亦温暖不了冻寒。

你我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你我紧握双手,相偎相依。

暮鼓晨钟是不可变的定律,
渺小如我们安敢妄想逆转昼夜之更替?
我不求燃烧,只愿安慰你的孤冷,
不奢永存,只求相拥换来点点星光,点缀闇夜。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