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6, 2014




听你说起从前栖息在陆上的故事

曾把影子倒挂在树丛间
也曾追逐云朵善变
眷恋豹子身上花纹     交错光线
总是等待日落西沉     美好幻觉

后来你是怎么明了包容的真理?
不再把夕阳与蓝月的交接看为终点?

你拖曳着轻盈的身躯
走向海底

深不见底的海床上
那里闪烁微光

只有宽广无边的海洋才能容纳我过于庞大的爱
你说

2 comments:

  1. 此刻鲸竟也变成了鱼,海里从此也有了它的泪滴。
    是这篇歌吗?
    我的泪多一毫力气就会夺眶。
    饮料很冰,心很暖。
    如果真是这篇,让我为它谱曲好吗?

    ReplyDelete
    Replies
    1. 谱吧,然后唱给我听,这首本来就是我写的歌,不过曲给我忘记了。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