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25, 2014

和欣怡喫火鍋

跟欣怡上一次见面已经不记得是几时了,
2010 四川之行后,总共也才见过一次。
有些友情就是这样,不常见,可是感情不减。
约了我在新加坡克拉码头吃火锅,海底捞。

这是我这辈子吃过最受宠若惊的一次火锅。( 天知道我有几何吃火锅 )
殷勤至极的服务,从候客厅到拉面师傅到侍应到走廊上每个工作人员到厕所阿婶,
临走前,欣怡坚持付款,我们在地下铁安静的告别。

她还是一样,一样什么?我也说不上来,就是一样吧。
谁不会变呢?四年时间,我们各自得到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可她还是一样,就是稍微胖了。( 胖比较好看,之前太瘦 )

今天早上收到她的信息,说好想开一家咖啡馆。
我说好啊,我也好想开一家民宿,咱俩可以合并,楼上睡人,楼下卖 Kopi。
有些东西越是单纯越是美丽,想太多就不美了,比如梦。
四年过去了,她还是一样,我还是一样。

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