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29, 2014

朱家花園




开辟鸿蒙,谁为情种?
都只为风月情浓。

趁着这奈何天,伤怀日,
寂寥时,试遣愚衷。


你喜欢红楼吗?我总觉得你是喜欢的。

红楼,看了两次,第一次在十八岁,无感。
只盼快速了事,受不了文里的繁琐复杂,
那衣纹簪花,那家居装潢,那极致到不可思议的菜肴,节庆,还有人伦。

太年轻了吧。

建水午后,赴一趟大观园。
身旁没有板儿,没有十二釵,只有影子和脚步声不离不弃。

朱家花园,隐身在建水镇上某寻常角落,随意散个步就碰见了。
他们说这是滇南的大观园。






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
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话?

一个枉子嗟呀,一个空劳牵挂。
一个是水中月,一个是镜中花。

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禁得秋流到冬,春流到夏



这里保护得很好,有些地方修复过新,但整体自然,我能接受。
记起你某些固执己见 :

“ 旧的就该让它旧下去。 ” 你说。

朱家花园,以现代眼光来看已属超级大宅,在当时,必然更是了不得。
时辛亥起义,朱氏家族活跃于滇南政治舞台。
以朱朝瑛为核心反抗清军,起义成功,朱家镇守南方一片天。
但只不久,广东都督介入,兵乱,朱被打败,家产没收。

浪花淘尽英雄。显赫一时的家族盛极而衰,从此瓦解。

“ 旧的,不也曾经如新? ” 我当时如此回你。






都道是金玉良缘,俺只念木石前盟。
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

叹人间美中不足今方信。

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



第二次读红楼,我三十五。
足足隔了17个岁月。

这次,了然于心。

那些曾经的沉重繁复,那些轻烟飘忽,
忽然就明白了,接受了,宽容了。

朱家花园现时成了公产,政府把它作为文物,开放观光,
当年聚集各个政治人物,剑拔弩张的楼房,现在以另一种面貌复生。
也许相比世上其他 “ 大历史”,“ 朱家历史” 未免显小了点。

大历史。小历史。大人物。小人物。

每个人都在大宅院里扎过一个角色,
剧本多辉煌,舞台多灿烂,掌声多贯耳,角色多大小,
总要下台,总会闭幕。






为官的,家业凋零;富贵的,金银散尽;
有恩的,死里逃生;无情的,分明报应

欠命的,命已还;欠泪的,泪已尽:
冤冤相报实非轻,分离聚合皆前定。 



你还看红楼吗?我后来都不看了。
也许今后也不看了。

今天的建水天气晴朗,从我第一天到达,它都不曾阴郁过似的,
草地上我安详睡着,风温柔划过脸颊,细碎的阳光穿过指缝,投影脸上。
远处幽静的山水林园,精雕细刻的窗櫺砖瓦,
如今只剩尘埃留驻其上,轻轻歌咏昔日的辉煌。

我把一块小石头抛进池塘里,鱼群争相拥挤而来,
激起阵阵水花,以为是食物。

不过一块石头。

18 comments:

  1. Replies
    1. 假作真时真亦假, 有为无处有还无,
      真的, 还是假的, 又何必执着

      Delete
    2. 乘风去。。。。。。

      Delete
  2. 你還真快,才說要讀過了幾個月就給啃完了。懷念讀三毛的以前,讀她多么鐘愛紅樓。

    這什么時候去的呀?

    ReplyDelete
    Replies
    1. 都一段日子了吧, 那有快.
      是, 我也记得三毛读红楼, 记得那幕她读大结局时傻傻棱去的画面.
      这什么时候去, 就别理了, 反正也就梦一场, 醒来还有下一场.

      Delete
    2. 還蠻喜歡你說工作的,等你喲哈哈哈

      Delete
    3. 我不做地产好多年~~~(串)

      Delete
  3. 不过就是块石头。我啃不下呵呵。。

    ReplyDelete
  4. 古书,年少时看,没有太多感觉。多走一些路,多了一些经历,再看,感觉浑然不同。同一个故事,在不同的时空,冲击很不一样。。。

    ReplyDelete
    Replies
    1. 不只是古书, 一些歌, 一些电影, 一些话, 一些人.
      总要伤过, 痛过, 笑过, 爱过, 也恨过,
      这才明了.

      Delete
  5. "浪花淘尽英雄。"
    感慨~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ReplyDelete
    Replies
    1. 渺小的我们却依然在抓影, 在扑风。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