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17, 2012

他們不喜歡我




他们不喜欢我。

走进一间餐馆,叫了最爱的拌面当午餐。
新疆拌面是最棒的,比馕还好吃,我嫌馕太硬,
整间餐馆只有我一个汉人,侍应和食客看我的眼神很怪。

这些都是事后才发现,
后知后觉让我避开很多灾难。

那些充满敌意和不善的眼光,
那些僵硬和不自在的动作,
侍应用一种不耐烦的语气招待我,
走过大街小巷,男人女人没有开怀的与我交谈。

他们以为我是中国人,
以为每个汉族就是中国人。

他们不喜欢中国人。

我不是中国人,虽然我说得一口流利的中文,
我不是中国人,不曾因中国的强大崛起沾光似的窃喜过。

不曾。

在中国旅行,最怕遇见那些知道我身份后,追问我对祖国强大身份认同和赞许的眼光。

“ 奥运会是不是很棒? ”
“ 中国有太空人,很厉害吧? ”
“ 马来西亚华人真可怜,你们都是二等公民吧? ”

没有人对着我笑。






投宿的青年旅舍处于老城区,几百年的历史文化遗产集中地。
每天外出,抬头就见一整排正在铲除中的老街,轰轰隆隆。

“ 几百年历史咯,政府要拆掉起新大楼。 ” 旅舍的维吾尔小伙子毫不在乎的对我说。

一旦越过老城,你就会看见四线车道的大马路,
周围是望不见顶端的高楼大厦,一间一间霸级市场林立,
再往前,是人民广场,毛泽东人像高高耸立。

街上经常有人殴斗,都是维吾尔人,
汉人都很忙碌,他们衣着光鲜,提着公事包,
匆匆掠过这些整日在街上无所事事,衣衫简陋的维吾尔人。
人来人往之间,想起早前那个对我说 “ 二等公民 ” 时露出睥睨眼神的中国人。

我离开豪气宽阔大马路,又回到了狭窄古朴的老城.

土黄色的老房子,在逛一圈回来后,倒塌得更多了。
走过每家窗口,那些精致绝美的雕刻,上百年的祖先智慧 ,
如粪土,如尘埃,神之手一起一落间,拆毁了。

终究来到了喀什,这个维吾尔人比汉人多,不再那么“ 中国化 ” 的地方,
我却莫名的记起在乌鲁木齐那段日子,戒严,连出街买个面包也提心吊胆,
无法上网,与世隔绝。失去自由的人,连灵魂也会变得疲惫。

他们是否太疲惫了,所以无法对我开怀的笑?

他们依然不喜欢我,我连拍照都鬼鬼祟祟,像个闯入他人后院的贼,
偷偷摸摸,想要盗走什么似的窥探这座城的模样。
黄昏,疲倦的小偷坐在街上看着一个孩子,他终于对我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纯真。



8 comments:

  1. U 城是比较敏感的城市,汉维的关系紧张。他们原都互不来往。你应该要把你的脸涂黑一点嘛!我曾经在那里等了好久的taxi没有一个维司机要载我哦,害我差点误了飞机。
    K城也是极度敏感,那里才刚发生爆炸。可是它还是很商业化。
    我也很喜欢XJ,喜欢那些维人的单纯和热情,我还是喜欢小地方,那些当地人生活的区域。你有机会要到他们的当地巴扎。
    过路人

    ReplyDelete
    Replies
    1. 唔,新疆于我,是痛苦和快乐交缠的回忆.
      我度过最痛苦的时刻,也度过最开怀的时刻.

      Delete
    2. 我去喀什是06年,什么都还没变成太敏感的时候。当时也不去在意汉维之分,只是,知道在U城的某些地方要小心扒手。现在的问题,与其说是种族冲突,我想,更多的导火线是政治因素吧。

      汉藏问题也一样。

      没在中国生活过,很难去理解并且更客观地看待这些我们一般只能通过媒体报道,或者短暂的旅行来试图弄明白的事。地域的广袤,人文与历史的交错,千丝万缕,那里面,有许多说不清,也不是短时间可以平和解决的东西。

      至少我是这样觉得的。

      Delete
    3. 我去的时候刚好是暴乱一周年。那种紧张的氛围是很清晰记得的。
      在中国一段日子,深深体会彼此包容的美好。
      马来西亚,现阶段还算是“彼此包容”,
      那些冲突其实多数是政客搞出来的,但未来就不知道了,
      我们能做的就是先做好自己包容他人的本分。

      Delete
    4. 是,从小我做起。
      上星期跟同事吃饭,有个到过大马旅行的中国同事跟我说,看到马来人觉得很不舒服,不安全,是不是他们素质比较不好。
      奇怪的是,我当时第一感觉就是想要为马来人“平反”。
      我说,他们跟我们差不多一样的。
      哈,还算是个答案吧。

      Delete
  2. 我後來讀《轉山 邊境流浪者》才知道,藏人寧願流浪到印度到尼泊爾,追隨達賴喇嘛去...

    ReplyDelete
    Replies
    1. 西藏,是我另一个未竟的梦吧.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