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7, 2012

只想抱著你




8 月 31,默迪卡祭。
赴了一场不在计划里的约。

关于吉隆坡,关于我城,
在那些个闹得沸沸腾腾的连串争议,活动,游行期间,我不曾参与什么。

一个也不想参与。

远在半山芭监狱还可以绕着四围溜达,
远在星马购物中心还可以买到世界地理杂志,
远在精武本来习武的空地还没有变成阿顺哥餐厅,
远在海螺餐厅还能听到阿飞演唱,
远在 Ou Cafe 没有变成豆原,每次打工完毕赶赴最后一班车的夜晚,
远在巴生车站前的虾面档口依然营业,
远在大众书局还没搬迁,我坐在落地窗口前看人来人往,
远在苏丹街还没有让大家警醒她如此重要,
远在这所有所有的一切以前。

我已经在呼吸着我城每一寸空气,触摸每个墙脚的青苔,
把汗水挥霍在每个交通灯前的印尼擦鞋匠的箱子上,
现在才来叫我呼唤,要我忸怩作态的高调宣扬爱?
太做作,太矫情,我不能,亦不愿。

而时过境迁,在那些个纷纷扰扰暂歇,在那些矛盾复杂沉淀后,
我才终于有时间往自己心里,慢慢,慢慢的挖掘。

然后不得不承认,也许啊,也许,
那是我不愿承认对这城,这街,这衢的爱所衍生的倔强。






Victor Chin。 这场活动的主办者,热情的欢迎迟到的我们。
我并不认识他,也不清楚来这里干嘛,
如果不是歪歪不停把这活动转帖在我面子书里,
如果不是国庆日实在想做些什么,如果不是友人 Summer 和老妹的怂恿,
坐定以后才知道今天要讲解有关茨厂街后头精武山的点点滴滴。

三年前曾经在精武体育馆习武 ( 汗 ),后来因为去旅行半途而废,
当年苦练的谭腿,功力拳已经抛到不知那个角落里。

然后才知道精武体育馆选择这块山地的原因和目的,
然后才知道后头的默迪卡和国家体育馆中间原来曾经存在一座东姑花园,
然后才知道茨厂街一带什么样的建筑处于古迹保护区,
一些建筑根本没有法律和制度可以保护,随时可拆 ( 比如苏丹街 )。

然后。。。。

然后惊觉自己对我城的一无所知,续而羞愧于曾经自诩的爱。

中途小息片刻, Victor Chin 过来打招呼,发现 Summer 今早举办免费拥抱活动之后,
突发奇想的要我们也把这活动带来这里,不由我们分说,
主动的召集了大家围成圆圈,由 Summer 解说。

“ 大家手拉手,把眼睛闭上,静静回想你生命里最爱的人。 ” Summer 说。
每个人开始还有点扭捏,可是神奇的是当两手相握,
本是陌生的人忽然就变得温暖了,我闭上眼,想起上帝和妈妈。

“ 现在睁开眼睛,拥抱你身边的人吧。 ”

大家互相走动,把彼此紧紧抱在怀里,刚才还很冷漠的人慢慢有了笑容,
我和 Victor 抱着,他大力拍打我的背,轻轻说 “ 谢谢你来,谢谢你来。。。 ”
忽然就红了眼眶, 好像隐隐听见,是我城对我的呼唤,
是的,我终于来了,在那么多时日变迁以后,
对不起,现在才来,谢谢你让我还可以拥抱你。

我城,心里一直不愿意承认的孤城。
原来你真是我城,一直那么孤单,那么寂寥,也一直那么美丽,
而我们,不曾拥抱过。






今天过后,第一次直视背后为这一切奋战的人面对了何等折腾与挫折,
那些个政府官僚的嘴脸,那些个暴发户不顾旁人死活的身影,
那些个关于这个国家不为人知的法律与制度,
那些个隐藏在这街,这城,这老街坊,这山,这水,这些凡人的故事。

我问 Victor,为什么要做这一切?你是吉隆坡人吗?
“ 因为爱啊,我们都是吉隆坡人,我们都是同一片土地的人。 ”
毫不掩饰,毫不扭捏的一番话,听来没有一丝突兀,我羡慕他们。

Victor 要我分享的时候,我说 “ 我爱这座城,所以我在这里。”
说出这句话,自己也吓了一跳。

我可是千方百计一直要离开这里的呀?

“ 谢谢你们,你们是有梦的人。 ” 我说。
因为这些憨人的梦,我看到自己的懦弱与骄傲,看到未来的盼望与爱。

临走前把名字写在志愿者名单上,
真心热切的期盼可以奉献什么,不知道自己可以奉献什么,
我除了会写一些上不得台面的文字,画一些自爽的图画,
唱一些不成调的歌,发一些不知所谓的呻吟之外,真的一无是处了,
可我知道, 我城不会嫌弃。唔,我城,从不嫌弃我的我城。

第一次发现我说我城的语气变了,
“ 可以抱抱你吗? ”



11 comments:

  1. 『当你发现。她一点一滴地改装换容。
    当你遥想。童年的味道与青春期的气息,只剩下你心里孤单的影像。
    当你慢慢地知道。你拥有的只剩下,或将只剩下 - 回忆。

    。。。。』


    ReplyDelete
  2. 『他们看起来都比懂她,了解她,爱护她。
    虽然你老觉得许多人把她当成生活机能场所,五光十色醉生梦死的流连地,过境之地,纷扰之城。留驻,不过为了现实。

    而你。无论走得多远,多久。无论多么想飞。
    却还是一次又一次地回头。

    你从不说爱她。从不好好赞美她。甚至不以她为荣。
    无情又可恶。冷漠又淡然。

    只有你自己知道,如同鱼儿被水包覆。
    她已经存在在你的呼吸里。

    你会割舍你的呼吸吗?

    一直到死,你的出生都将与她紧紧相连。』

    ReplyDelete
  3. 『当有一天你发现。东姑公园的‘冬菇亭子’只剩下你心里烟远的、模糊的影子。

    是回忆与存在在她之中的人,让你从不曾舍离她。
    虽然她一直在变。

    人家可以动辄嚷嚷离开她。
    你不能。

    除非。你没有了呼吸。』

    ReplyDelete
  4. 『有一种爱。

    无法言说。无法嚷嚷。无法昭告天下。
    不是无法。是‘不能’。

    你连‘上街’,到‘玉壶轩’重拾往昔味道都提不起兴致。

    你心里清楚知道。最美好的,在你心里。味道早已变了。

    彩旗飘扬。
    暗夜里。无星无月。
    艺术家、浪子、小孩、凑热闹的、还有老人家。

    你是谁?
    这是我。这是我?

    你不曾好好认识她。
    因为你就在她里头。
    而你会失去她。你也不会失去她。

    你感激上街的人。发声的人。
    因为他们,你才知道。你的呼吸,不孤单。』

    ReplyDelete
  5. 没有人不孤单。没有人孤单。

    ReplyDelete
  6. 我們至少還有對這城的回憶,那些後來的人,這城裡只會是他們消遣玩樂后不留痕跡的空城

    ReplyDelete
    Replies
    1. 他们因为不曾拥有,也就没所谓失去不失去。留下唏嘘的只是我们。

      Delete
  7. 啊.谢谢你喜欢拥抱。
    能够感动人心,很有意思。
    渐渐会明白,做了那么多,花的时间,金钱,心思,
    只要能感动到一个人,帮助到一个人,
    及时给人温暖,那就够了。

    ReplyDelete
    Replies
    1. 谢谢你的拥抱,我们何时再来一次呢?:-)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