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10, 2012

一個婚禮,兩個葬禮




音乐响起,妹妹头披白婚纱,被爸爸挽着手缓缓走进会场,
众人边抹汗边起立鼓掌,天气异常闷热,没有风。

“ 你们是第一个在这里搞户外婚礼的华人耶,到时我一定来看! ”
预定场地时,在 FRIM 里头工作的可爱 Makcik 兴致勃勃的说。

爸将妹妹的手交托在妹夫手上,对他说了一些什么,会场吵,听不到。
只记得自己莫名模糊了眼眶,赶忙别开脸去,
事后我和妈问起,爸说早忘了当时有说过什么。

“ 我用一生一世的心,换你一生一世的情,牵你的手,唔~ ”

还有人记得优客李林吗?犹记那年懵懂时,和妹趟在客厅里哼哼唱着,
多年以后的我唱一首祝福的曲调给最亲爱的人儿。

那天的太阳好大,天气热得我有点儿目眩。


。。。。。。。。。。。。。。。。。。。。。。。。。。。。。。。。。


才短短几天,LY 说她爸爸进院,几天后,老人家过世了。
LY 没有哭,她似乎都不会哭。

“ 我问爸爸愿不愿意在离开前原谅妈妈?把过去的怨恨放下?
他那时已经很虚弱,抬起嘴唇都无力,却用尽力气轻轻的说他愿意。。。 ”
LY平静的告诉我。

LY 还是没哭,她似乎都不会哭。
我想,能够帮助爸爸放下心中负担,是件值得喜乐的事,所以她没有哭。


。。。。。。。。。。。。。。。。。。。。。。。。。。。。。。。。。


妹妹婚后常和老公回去探望家翁。

妹夫的爸爸脾气一直不好,很难相处,刚开始妹妹还有点害怕。
婚后,老人家却慢慢改变了,跟这个新媳妇有说有笑,会体贴的要他们别太操劳。
也许看到儿子成家,放下了心中某些牵挂吧。

“ 找一天叫爸爸来我们的新家看看。 ”
妹夫曾经怨恨父亲,断了联系好几年,后来成了基督徒,才慢慢原谅爸爸。
两人照常回老家看爸爸,没有因结了婚而疏于探访。

“ 爸爸去世了。 ”

收到这个信息时,我正在为了一些鸡皮琐事烦忧着,
“ 应该是心脏病发,爸爸死得很快,没有太痛苦。 ” 妹夫平静的说。

“ 本来还想说找一天让爸爸来我们的新家看看。 ”

这几天非常炎热,不该是雨季了吗?阳光把马路烤熟,化为一道道海市蜃楼,
“ 以为假的,却是实物的投影,以为是真的,却不过是场幻觉。 ”
我抬头望向天空,太阳很大很大,一如三个月前妹妹结婚时的大太阳。



日头出来,日头落下,急归所处之地,
    风往南刮,又向北转,不住的旋转,而且返回转行原道,
    江河都往海里流,海却不满,江河从何处流,仍归还何处。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传道书1:1~11 》

4 comments:

  1. 婚禮和葬禮像櫻桃和雛菊。
    我不知道就想到這個。
    沒有深度哈哈!

    ReplyDelete
    Replies
    1. 櫻桃?雛菊?唔唔。。。有深度。。

      Delete
  2. I need to to thank you for this excellent read!
    ! I definitely loved every bit of it. I have you bookmarked to
    look at new things you post…

    Here is my website - african mango plus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