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10, 2010

北京,天阴




我睡得很死,依稀记得昨晚被人投诉鼾声太大。
是真的太疲倦吧?平时很少睡得那么死。
眼睛睁开,趴着不动。

“ 这是哪里?”

然后慢慢想起昨天凌晨 4:30 就起了身,
洗洗刷刷,最后点算行李。我竟然一点也不想出发!

飞往天津的班机拥挤,乘客很吵。
我似乎还没从迷惘中醒转,昨天才手忙脚乱的收拾行李和购买装备,
行事随便至此实要不得。
上机前发了几通短讯,关机。

我跟自己说这是一趟 “ 相信 ” 的旅程。
人在途上,惊厥自己对前路的一无所知。。。



。。。。。。。。。。。。。。。。。。。。。。。。。。。。。。。。。。。。。



当等了很久,包包还是没有出现在输送带时,心里就在想:“ 没那么好彩吧? ”
不安从喉咙慢慢爬上后颈,像被一双无形之手揪着,
公安带我进入办公室办理包包遗失手续,
我问他找不到该怎么办?他的眼神看起来比我还茫然。

我真的好彩到家。

终于确定包包遗失,
终于完毕所有纷纷扰扰,
终于身心疲惫来到旅舍,
终于我也接受事实在旅行的第一天就不见了包包。
想起不久前在脸书上的留言:
“ 我的神啊,除了你,我一无所有 ” 。
想不到如此灵验。

那天是我的生日。



。。。。。。。。。。。。。。。。。。。。。。。。。。。。。。。。。。。。。



北京,天阴,我来到天安门广场。也不再理会包包遗失,至多买过。

广场好大,故宫更大。我走得很累。
一向对皇宫之类的兴趣不大,故宫宏伟还是让我惊叹了一下。
不愧为世界最大皇宫,但总觉皇府森森,难以开怀。

没人像我那样旅行的吧。
或忙着拍照;或人潮汹涌观看什么;
或手忙脚乱摸摸那个据说带来好运的龙雕刻;
或摆个美美到此一游艺术照。
一概不做,只是坐在殿堂某个角落长椅发呆等大雨降下,然后离开。
“ 真是不称职的游客  ”

世界那么大,怎么看得完?还是回去旅舍等我的包包吧。



世界那么大,怎么看得完?

1 comment:

  1. Lily:谢谢你在一路上的鼓励,我感觉自己回来也不会与大家生疏。

    得尔:幸好你没有爱上我,哈哈~~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