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20, 2023

廣告




广告界,我呆了将近 20 年,
老师,只当 4 年,
但是关于老师的点点滴滴,
我可是写了一篇又一篇的文章,
而关于广告界,
似乎连提都没提过。

那几年的广告生涯,
难道没有一丝一毫值得记录?

年轻时,其实想画漫画,
漫画家没当成,
阴差阳错进了广告公司,
就这样混了十多年。






第一份工作其实不是广告公司,
是一家健康医疗中心,
帮该中心设计每周的讲座会海报,
还有各种 brochures,flyer 等等。
多得当时的前辈,我学会了各种设计软体,
为接下来的广告生涯铺路。

辞职后,正式进入广告界,
以后的日子,我辗转换过好几家广告公司,
工作内容和环境基本上换汤不换药。

年纪够大,
我 “ 有幸 ” 见证广告界的变幻,
从 diskette 到 MO,再到 CD,
然后人们开始用 pendrive,
再后来直接 email 就好。






写着这篇回顾,
才发现我在广告界的岁月,
几乎就是人类发展史的缩影。

撇开设计软硬体的淘汰与推陈出新,
还见证了各行各业的兴衰。

比如菲林,那时还用菲林拍照,
现在已经没有人用菲林相机了,
又比如红极一时的零食汽水,
某些保留至今,一些早已无人问津。

印刷公司如是,
当初必须把设计稿交给印刷厂 “ 出片 ”,
就是所谓的洗菲林,才可以印刷,
数码时代降临,印刷厂倒闭了很多家。






啊,我还经历了可以打啤酒广告的年代,
那时最赚钱也最忙碌的就是啤酒广告,
每每过年,各家广告公司就开始龙争虎斗,
谁拿到那一年的合约,就发达咯。

我公司拿到 Tiger beer,
啤酒广告很好玩,因为需要创意,
设计师可以发挥本领。

后期我国越趋封闭,
政府不允许啤酒打广告,
现在已经看不见那些充满创意的设计。

那一种广告最讨厌?

最不喜欢 Annual Report,还有 Property Ad,
前者除了封面可以玩创意,
内页全是数目和无聊的文字,
无趣也算,账目多,全是号码,容易出错,
每次校对到我火眼金睛。

地产广告也是很无聊,
一堆 floor plan,千篇一律的照片,
照片都假的,是我们用电脑绘出各种树木花草,
营造一种美好的假象。






有一段时间我转去 in house design,
时间没有那么长,五点放工回家,
那时已经做到主管级,日子是平稳的,
几年后,还是犯贱辞职,嫌闷。

最后一家广告公司是我做过最忙碌的,
当然工钱也是最高的,
那边的客户都很大,Epson,Kellogges,Pampers,Sony,
也是那个时期把身体搞坏了,
长期的熬夜加班,吃不定时,加上心理压力,
得到胃酸倒流这个毛病,严重时半夜狂呕。

那时开始思考以后的路。

年纪大了,不可能一直呆在这个行业,
但最大的痛苦是,我开始厌倦广告,
一点乐趣和成就感都找不到,
每天想到工作只感觉深深的抑郁,
再怎么好的广告,辛苦几个月,
过后就从市场消失,找不到任何意义,
这是一份越做越空虚的工作。

知道自己垮了,毅然辞职,
过后休息差不多一年,
说来也神奇,上帝听见我的祷告,
给了老师的工作。

当老师很累,
但我找到久违的成就感和喜乐。

回看那段在设计界,
每日对着电脑屏幕,暗无天日的日子,
不禁觉得可怕,打起一身冷颤。

关于广告设计的日子,
一点也不怀念,却也不憎恶的,
我感恩目前的拥有,
也感激过去的磨练,
让我如今面对挑战可以迎刃而解。

生命有高山,有低谷,都是经过。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