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28, 2020

封城榜_Day 42




以为自己可以长期宅家,
其实不然,前几天开始莫名焦躁,
工作压力是一回事,困太久也是原因。

行管令一再延长,学校课程也要改进,
这个星期忽然多了几班,
五年级 slideshow 还没准备,
校长吩咐大家准备 PBL presentation ,
星期五开始各种大小网络会议,
一直延续到昨天为止。

压力大到我睡不安稳,吃不安乐。

今天是最忙的,四堂课连着一起上,
中间只有半小时去上个厕所,
我从昨晚反复练习,以防各种突发状况,
刚刚一点钟上完全部课程,大大呼了一口气,
又克服一道难关,我为自己鼓掌。

玻璃市真的西北热,热到发癫,
今天吹来乌云,吹风打雷,然后下雨了,
终于下大雨,我跑出门外,站着看雨,
郁闷那么久的心情似乎找到松懈的缺口,
望向雨中,四个驻守我家路口的警察在躲雨,
雨伞太小,风雨太大,四个大男人紧抓伞边,
又辛苦又狼狈,他们是为了国家安全站岗,
我的辛苦比起来不算什么,内心对他们充满感恩。

那天 Ly 问我,疫情结束后,想做什么?
其实我没有想做什么,只想去嘛嘛档喝 Teh tarik,
安静的吃 Maggie Goreng,然后逛书店,
驾车乱走,去公园发呆,可能见一个朋友,
已经很够了,我没有怀念人群,我只是怀念自由自在的我。

你呢,疫情过后,想做什么?

Monday, April 20, 2020

封城榜_Day 34




马来西亚的确诊持续下降,
今天来到让人有点难以置信的 36,
相反另一端的新加坡飙升至 1426,
一边创新低,另一边创新高。

但愿马来西亚并非昙花一现。

关闭那么多天,每天追着数目字跑,
我发现我已经麻木不仁。

今天熟悉的忧悒又找上门。

读圣经读到神要赐福给人。

何为福?何为祸?

衣食无忧,富可敌国,名利双收,
有家庭有孩子,有健康,有外表,
还有什么?这些是福吗?

忽然我就不明白什么是福气了,
也许我从来就不明白福气。

所以基督徒生涯走到今天不汤不水,
因为不了解来自上帝的福,
既不解福,则活着没有盼望,无望,则不爱。

人生只剩下活着这回事。

我记得曾经和猫聊过这话题,
彼此都觉得活着累,宁愿不要有天堂,
死了,就死了,莫要来世,让一切终止。
也不是厌世,也没有想自杀,
但对活着,或会感觉一股莫名的倦怠。

猫如今去了缅甸,圆了梦想,
不知远在他乡的她是否还会如此想。

近几年会给自己的那一年取个主题,
也不是故意,就看那一年命运走向决定,
前年是 “ 失而复得 ”,以为失去的最后得回,
去年 “ 化险为夷 ”,许多意外幸运的一一度过,
今年还没过完,但我隐隐觉得是 “ 柳暗花明 ”。

本来计划好的,以为的,最后一刻都变卦,
比如现在的疫情就是之一,
那是否也提示我,无需为明天忧虑,该来的总会来。

Saturday, April 18, 2020

封城榜_Day 32




幸好有朋友介绍,新电脑很快送到,
只用了三天,超出我预料。
不过通往我家的路封了,对方送不来,
结果要我亲自出门,过两个路障才拿到,
可谓千山万水。

忙了一下午安装各个软件,
总算暂时松口气,
何时那么依赖电脑,
越是想过淳朴的生活,越是被科技捆绑。

马来西亚连续两天传来好消息,
昨天确诊 69,今天确诊 54,
叫人忍不住想欢呼,可以回家了吗?
但是邻国新加坡就没那么乐观,
今天的感染人数飙到恐怖的 954,
有点担心住在那边的 B,但愿她平安无事。

早上和几个好友网络上庆祝生日,
晚上和兄弟视讯聊天,
友情相伴,我是幸福的。

可属灵空空,似乎丢了什么。

我和 K 说,我依然相信上帝的存在,
但是我没有目标的相信着他。
对教会,对人,对神,没有任何期盼,
平平淡淡过日子,不想再有任何梦想荣耀,
这样行尸走肉的我,不像以前的我,
这样的信仰,还是信仰吗?

我没有感染病毒,健康得很,
感谢神,身体活着,活得好好的,
但灵魂,丢了,这样的我,是活着还是死了?

Thursday, April 16, 2020

封城榜_Day 30




行管期间,E 的父亲往生了,
爸爸在古晋,E 却在吉隆坡,
没有飞机达古晋,最远只到美里,
她飞到美里,却还要隔离 14 天,
才可以搭内陆航班回到家乡。

天人永隔,连最后一面也不能相见,
人生最痛,莫过于此。

无独有偶,H 爸爸也是上星期离世,
比较 “ 幸运 ” 的是他们都在家乡。

我刚好在封城前回到家乡,
爸妈,妹妹还有两个小瓜都在,
如果一个月见不到,我想我会思念成狂,
已经习惯了有他们在身边。

那天得知 D 被裁员,
L 的公司只付她一半薪水。
我虽然要准备烦人的课程,
可一天只工作两小时,薪水照拿,
还有什么不满的呢。

疫情蔓延,我在家乡陪伴家人,
父母安在,两小顽皮健康,
我也无需烦忧经济,心里无比感恩。

Wednesday, April 15, 2020

封城榜_Day 29




一个十四天结束,又另一个十四天,
然后今天是第三个十四天的首日。

政府宣布今年小学中学大考延期和取消,
世界每天在变,有时大变,有时小变。

我很少会想念吉隆坡,
此刻却无比想念吉隆坡的家,
想念寻常的日子,塞车下班,
跟朋友吃韩国菜,周末走一趟书店。

关键时刻,电脑竟然坏了,
晴天霹雳啊,没有电脑如何工作,
当下寻找各个购买电脑的平台,
担心 MCO 期间无法送货,
感谢最后搞定,
买下人生第一个苹果电脑。
但愿过几天可以收到。

网络教课逐渐上手,
那天收到校长和高层赞许我教书的信息,
心花怒放一下午,但还是想回去教书。

全球确诊人数今天去到两百万,
我却是已无太大感受,麻木了。
也门终于确诊,心想 “ 这次还不轮到你! ”
什么心态啊。

倒是马来西亚在今日下降至 85 确诊,
那是一个多月后终于从百位数来到十位数,
好感动,行管终有成果,竟是莫名想哭。

然后下雨了,热了那么久,
热到我眼睛发炎,昏昏沉沉,
终于甘愿下雨,还是倾盆大雨,
郁闷了好久,让我流一流泪吧。

Monday, April 6, 2020

封城榜_Day 20




本来以为这日记写 14 天就结束,
谁知还有另外 14 天。

有一天,等一切事过境迁,
我们会记得这段日子。
足足一个月,一家人彼此守候,
每天不是看电视,就是吃饭,发呆。

我已经渐渐习惯网络教课,
但还是想念人与人之间的温度。

短短一个星期,美国成了最严重疫区,
非洲剩下一个莱索托,
也门死都不被感染,不知是否无法确认,
只有大洋洲与世隔绝的小岛安然无恙。

人类到底有反思了什么吗。

跟家人闷了几天,那天去后面公园走走,
想说透透口气,才坐没几分钟,
就让一马来人骑着摩多凶巴巴的赶回家了。

有一天,等一切事过境迁,
我们会记得这段日子。
外头水深火热,有人为了三餐忧愁,
有人在生命垂危的边缘,有人失去挚爱,
而我们依然可以每天醒来呼吸,
每天为了吃什么烦恼,为了小孩缠人头痛,
为了几时回到正常的日子望穿秋水。

Friday, April 3, 2020

4零三 • 阿B • 7




然后你就 7 岁了。

今年生日比较特别,
大家被困在家乡,
无法回吉隆坡庆祝。

病毒肆虐,学校关闭,
为了不让你荒废学业,
于是我们自己搞 home schooling,
妈咪负责中,英,马来文和数学,
舅舅我负责科学,美术,体育。

七岁的你顽皮爱顶嘴,
每次学习不认真,惹得妈咪大骂,
我早上上完网络课程,下午就要负责教你,
也很累,结果放飞机了几次。

你才七岁,就要经历这场世纪灾难,
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
此时此刻,外头水深火热,
我们依然在这里唱生日歌给你听,
翔布,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