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23, 2019

酒,婚宴,迦拿




细雨纷飞,我们来到迦拿婚宴教堂 Wedding Church of Cana。

迦拿只是一个平凡小镇,
因为耶稣在这里行了第一个神迹而成名。

当时耶稣和玛丽亚参加一个犹太婚礼,
席上,主人家的酒提早喝光了,
于是玛丽亚找到耶稣,告诉祂没有酒。

耶稣回答:“ 这与我有什么相干?我的时候还没有到。 ”

玛丽亚对仆人说,“ 他告诉你们幹嘛,你们就幹嘛。 ”

耶稣命令仆人将空石缸都盛满水,
他们照此办理,又告诉他们舀出一些水来,送给首席侍应,
侍应品尝时,水已经变成了酒,他并不知道耶稣所做的。

宾客尝了之后对新郎说,怎么可以把好酒留到最后才上。






这是一段充满小趣味的故事。

玛丽亚也不管耶稣意愿,直接把问题丢给儿子,
儿子心有不甘,说我的神迹首秀怎么行在这种事上啊?
可母亲大人说完就走,无可奈何的祂只好服从,
就此,成了圣经记载,耶稣行的第一件神迹。

我也不懂何来根据这里就是当年婚宴所在,
反正大家争相说是,然後起了教堂。
地下室展览着耶稣时期的石缸和造酒工具,
好大的石缸,可以想像該有多重,
人类很早就喝酒,远在挪亚时期就有记录。

我看见一堆硬币投在石窟里,好奇问导游,
他说因为神迹发生的场景是婚宴,于是很多人喜欢在这办婚礼,
久而久之就成了结婚圣地,不只新人会来,
单身狗也会来投币祈求姻缘,这不跟华人拜拜很像?

看来外国人真要迷信起来,可不会输给任何种族。






人们迷恋传说,需要传说,好让自己无力的信仰找个理由,
在这里办过婚礼,难道就会白头到老,永結同心?
谁不是在婚礼中信誓旦旦,天长地久,结果分手分手,离婚离婚,
传说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依赖传说却不肯改变求進的关系。

教堂小小,窄窄的,呆了一会儿就觉得闷,
跑出来逛逛,我喜欢外头的石子小路,还有墙壁,
古古旧旧,好像让人回到中古世纪的罗马。

因为耶稣把水变酒,于是衍生出一堆红酒专卖店,
短短一条走道,都是各种红酒专卖店,
后来走了几天,发现耶稣所行过的地方,摸过的事物,
都被人拿来发展成了一件件的商品,耶稣知道了不知作何感想?

我和妹走进一家红酒店,尝了一口店家给的免费红酒,
甜甜的,清清的,一点都不像平时喝过的红酒,
倒像是葡萄汁,店家说为了符合每个人的胃口研發了各种类型的酒,
我们没有买下任何红酒,也没有醉了心魂,反而觉得自己清醒得有点不合时宜。



Thursday, June 20, 2019

那個拿撒勒人




身处约旦,触目所及,皆是一片黄,
黄沙,黄岩,黄房子,黄土地。
一越过国境踏入以色列国土,立即由黄变绿,
绿树,绿草原,姹紫嫣红的花,肥美硕大的水果,
不过一条国界线,分别却如此大,
圣经不骗人,真是流奶与蜜之地啊!

没想到过境的第一站会是拿撒勒 Nazareth。

耶稣出生在伯利恒,逃难至埃及,
少年直到后来正式传道之前,一直住在拿撒勒,
圣经里经常用那个拿撒勒人来形容祂。

来到时正是雨天,一直以为中东很难下雨,
导游说这气候很罕见,我们算不算幸运?

拿撒勒现在是个繁忙小镇,到处车子商店,
跟想象中的静谧,荒凉差很远,
我们阴冷潮湿的抵达,停在一处午餐。

以色列午餐还是比约旦好吃,
我已经受不了约旦食物,
虽说中东食物大致上差不多,
不外鹰嘴豆泥,卷饼,烤肉,
可能以色列的食材新鲜,吃起来较可口吧。

圣经描述过耶稣的婴儿时期,童年事迹提过一次,
但少年,青年一直到祂传道之前的故事,
只字不提,我们只知道祂跟爸爸学做木匠,
一做就很多年,除此之外,一无所知。
祂很迟出道,大概三十岁才离家,宣扬天国。

拿撒勒于耶稣是怎么样的一种存在?
纯粹是个地方,还是充满感情和回忆的归属?
祂知道自己终将回到天家,还会留恋地上的乡园吗?

祂在这里读书,跟朋友戏耍,
游泳捕鱼,被妈妈责骂,跟一般小孩无异
然后渐渐的长大,长高,长胡子,
有没有暗恋过邻家的女孩?
跟爸爸学习木工的过程有没有觉得烦闷?
还是一早就知道自己天命不凡,
所以不屑尘世,目空一切?
这些这些,圣经都没有说过。

耶稣为何那么迟才离开家乡?
解经家说时机未到,神学家说上帝旨意,
我不知道,没有人知道。

拿撒勒好山好水,
有祂留恋的山丘,温暖的风,柔柔的草原,
还有爱祂的爸爸妈妈。
一旦转身,就是永远,
如果一直这样平静的活下去,可不可以?

耶稣早就知道天命,
也许祂也曾挣扎,也曾反抗,
祂不舍,祂眷恋,于是留驻,
尽完在世儿子的名分,
尽完,就是为神儿子的使命了。

是的,我想太多,但这是我心中的耶稣,
那个身为神亦身为人的耶稣,
那个拥有神的力量,
同时也有人性软弱的拿撒勒人,耶稣。

窗外街景一片湿漉漉,旅程由这里开始很好,
远远的,我看见那个拿撒勒人向我走来。



Sunday, June 16, 2019

過境。以色列





一大清早就开车,几经关卡,
出了约旦河谷,来到以色列口岸。

约旦关卡轻松随意,
随便看看包包,查查护照,就盖章放人。
美丽亲切的导游 Rasha 和大家说 bye bye,
短短三天,也没什么交流,还是有些不舍得。

以色列的关卡可没那么容易了,
跨过约旦河,我终于看到与众不同的希伯来字体,
四四方方,非常奇特,当初上帝拣选为圣经书写的文字。

Ravi 一直用严厉的口吻警告我们勿拍照,
说他们会盘问,连祖父的姓名都要知道,
不是吧?我真不知自己祖父名啥姓啥,
还没入境心情已经忐忑不安,莫名紧张起来。

巴士等了好久才放行,下车拿包包走进海关,
里头的警卫人员除了拿着机关枪立在门外的壮汉,
其余清一色是女性,莫看她们一副娇柔,办事能力可是严谨无比。






排了好长队伍,轮到我时,女警卫用冷冰冰的口气问:

“ 来这里干嘛? ”

“ 圣徒之旅。 ” 我说。

这是 Ravi 一早在车上教大家说的标准答案,
天知道我根本一点也不 “ 圣 ”,也不想做什么 “ 徒 ”。

“ 有带任何武器在身上吗? ”

“ 没有。 ”

我很认真的回答此題,虽然内心觉得白痴至极,
她用眼睛瞄了我,用一张蓝 Sticker 写上 2  贴在我的护照上。

接下来到第二关,另一个女警卫就把我的护照拿走,叫我等,
眼看好多人都一一过关,而我依然卡在第二关卡迟迟不能出来,
心情开始焦虑不安,这是干嘛?

等了好久终于唤我名字了,急忙上前,
命令我打开全部包包给她检查,我一一照办,
每个缝隙,口袋她都细细察看,然后叫我关上,放人。

呼。。。

后来的后来,我才知道凡是在护照上贴 “ 2 ” 的标签,
都是列入嫌疑考量的人,要被检查第二次的意思,通常都年轻人中招。

呃。。。那我是不是该开心自己被列入 “ 年轻 ” 行列?

最后还有第三关,过了这关就可以真正出关,
队伍好长,阿拉伯人,约旦人,还有我这大马人,
已经又累又渴又饿,轮到我时,又是女警卫,
看了护照,问最近是否去过任何与伊波拉有关的西非国家,
我说没有,她笑笑把印章盖在另一张蓝色的 “ Passport ” 上,
没有盖在我的大马护照,就放人了。

天啊,我终于踏入应许之地,以色列了!



六月十六,剎車




开学回来,排山倒海的工作压得我神经紧绷,
之前的两星期假好像发了一场梦般不真实而遥远。

其实工作量和时间比起广告界真的少了很多,
以前工作至半夜,现在四点可以回家,假期也多,
却感觉比以往更压抑,喘不过气。

主要是人际关系,广告公司再怎么忙,
同事一来没那么多,二来也愿意帮手,
大家至少像个战友,并肩作战。
学校人数比以前多几倍,但真心帮你的没几个,
背后说坏话倒是很多,你永远不知何时得罪某某。

同事 A 开学后变得沉重,问她是不是那天见校长说了什么?
她只回我快被人家逼得呆不下去了,
我不曾做过一分工做得战战兢兢,担心被炒鱿鱼。

自由自在的我,困在一个规矩处处的笼子,
以前的水浑浊,可那是一条狂野奔流的河,
现在的水流清洁,通道设计精美,终究只是美丽的沟渠。



。。。。。。。。。。。。。。。。。。。。。。。。。。。。。。。。。。



昨晚练歌,一个两个在最后一分钟才通知不来,
最后剩下五个人出席,有点浮躁,可能太累,
也不知生气什么,过后和威廉,小白一起去喝茶花时间。

聊很多,聊华文组目前的状况,聊彼此的迷失,
聊到诗歌班是华文组唯一还算 “ 完整 ” 的,是最后拉住大家的防线,
如果连我们也倒了该怎么办,我说我很沮丧,很想放弃,
最后其实也没有答案,也没有结论,但分享了,抒发了,还是好的。



。。。。。。。。。。。。。。。。。。。。。。。。。。。。。。。。。。



去了 XQ 的教会,灵恩派的,
崇拜部分我很投入,但一到说方言的环节,
就感觉怪异,格格不入,周围的人都在痴迷的念念有词,
一片 bla bla bla 声响不绝口,我像一个闯进人家部落的外来客。

今早本来答应要去 XT 的教会,很远,在 Kota Kemuning,
才开车没多久,我就发现刹车器出了问题,
也没敢再驾下去,走到路口又小心翼翼的转回头,
结果连自己的教会也去不了,一个人回家静静的灵修,祷告,
不知祷什么,随便讲几句就结束,但有感觉内心比较平静。
是不是祂在阻止?在我前往 “ 寻找 ” 的路上刹了我的车?

《寻神启事》一直读不完,被手机抓走了专注力,
今天决定关手机,读到一段,大意是说寻找神的旅程不是寻宝探险,
只要按图仔细察看,就能寻找到宝藏,不!旅程本身就是目的地,
沿途遭遇的沉默,黑暗,诱惑,甚至苦难,都是寻找到的宝藏之一。

我已经许久没有旅行。

B 和我说新加坡的秀金和嘉威都离开教会了,
她很难过,我没有太伤心,但难免沉重,毕竟相识一场,
教会的友情一旦走了就很难联系,叫人唏嘘。

我没有问 B,如果有一天到我离开,她会难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