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26, 2019

外婆




那天放工,一个人吃晚餐,忽然就看见妈妈出现,
原来跟妹妹瞒着我想要给惊喜,
惊喜了几秒,妈妈说是因为外婆病危快离世了,所以才下来。

外婆今年一百零一岁,其实从去年就一直出现这种 “ 濒死状态 ”,
众儿孙紧紧张张的赶去新加坡,结果过没几天,她又回复正常,
如是 “ 狼来了 ” 好几次,大家都不知道外婆在搞什么。

同一天,得知大姑子宫癌第四期,从槟城送来吉隆坡治疗,
我们隔天去医院探望,虽然很弱,还是有力气说话,
告别大姑,妈妈跟阿姨就去新加坡看外婆。

去了一个多星期,外婆又 “ 回复正常 ” ,两人只好又搭车回来,
以为一如以往,谁知第二天上班,就收到外婆离世的信息。

这次她没有再 “ 玩嘢 ”。

我跟外婆不亲,她没有跟我们住,一年才见一次面,
我一来內向,二来客家话不灵光,于是就跟她保持了距离。

印象中记得她有跟我们住过的,那时我还小,
挖空记忆,只记得有一次她帮我洗澡,我说外婆手很皱,摸在身上粗粗的,
外婆和妈妈哭笑不得说我真个衰仔。

外婆离开的第二天,大姑离世,
十月,是离别的季节。

分身不暇,只好爸爸一人去槟城治丧,妈妈和我去新加坡。

一百岁去世,属于笑丧,众儿孙穿上红衣,
其实上帝特别祝福外婆,她一百岁无病无痛,是老死的,
席上看见很多亲戚,长大后不再来往,感觉生疏。

出殡那天,舅舅,阿姨,妈妈开始流泪,阿姨更是情绪激动,
“ 妈,你走好,我们天堂相见。 ” 舅舅和妈妈呼唤着,
我本来不哭,一直到棺材送入火葬口的时候才泪流不止,
再如何不亲,毕竟是我外婆。
从此以后,天人两隔,再也不能见面,以后新年还有人回霹雳的老家吗?
就算有,厨房和客厅不会再有她的身影,生命如花,短暂而绚烂。

外婆,今世没能好好孝顺你,但愿天堂再做你的孙,
感谢生命的最后一程,上帝把你带回家了,
你有看见外公吗?还会挂念地上的我们吗?愿安息,莫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