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8, 2010

尋找快樂之國




马来西亚是个快乐的国家吗?
如果有人问,你会怎么答。

我以前以为快乐和国家无关,
那不该只是我私自的感受而已么?

后来想深一层,
脚下这片土,
培养出影响我一生情怀感官的思维,
它的经济,政治,文化,天气,
交通,饮食,宗教,空气到路人甲乙丙丁,
无不与我之言行举止习习相关,
甚至左右我一生的魂,一辈子的灵。

Alex 知道我将远行,把书交给我。

“ 看了,告诉我发现什么。” 

俗气的书名,不起眼的封面,
走过旅游文学部门多次,
竟是一次也没发现它的存在。

Don't judge a book by its cover。

本书作者叫艾瑞克,美国资深电台特派员,
因工作关系看遍了世界各地的灾难与弊端,
一天他突发奇想,要到世界寻找真正快乐的国家。

“ 有没有真正快乐的国家呢?” 

如果我是艾瑞克,我应该会很快乐,
因为有钱旅行那么多国家。(误)

当然,这不是一本教你怎么旅行的书。

艾瑞克总共去了十个国家考察,
穷国如印度,富国如卡达,
大国如美国,小国如不丹。

一些地方近乎天堂般完美,
比如瑞士,这个国家干净得不象话,
空气嗅起来都特别清甜,公厕可以住人,
瑞士人富有,礼貌,不会干扰他人,
但艾瑞克呆了几个星期就憋不过气,
他觉得在那么“ 完美” 的地方,
连当众放个屁,打嗝也好似犯下滔天大罪。

然后他来到富有的石油王国,卡达尔,
却惊觉这是一个 “ 没有过去” 的地方,
街上都是美轮美奂的大厦,
豪华购物商场和大酒店林立,
巴士站是先进的冷气房,
高速公路气势澎湃开展在沙漠,
可是这里找不到一间便利店,
找不到博物馆,
连美术馆的展品都是买回来的,
这里甚至遇不见一个卡达尔人,
只有外劳和游客,
一个没有传统文化的国家,
人民会比较快乐吗?

好吧,冰岛富有,而且文化丰富,
冰岛拥有自己的诗歌、文学、艺术。
可是冰岛人却梦想搬到四季如夏的国度,
这个国家常年不见阳光,
冬天到来,连白天也跟着消失,
人们在黑暗里上班,黑暗里相聚,黑暗里分手,
阳光太多就不可爱,太少则让人恐惧和忧郁。

艾瑞克离开冰岛,去了印度,
每个到过印度的人,
似乎无可避免招徕一场心灵冲击,
这是个矛盾相融的国度,
清心寡欲的灵修营让艾瑞克戒了咖啡,
静坐几天,他感觉自己离开了人间,
可是一走出修道院,
路上的喧嚣热闹又令他重拾烟火。
真是个奇怪的地方,
一切看起来水火不容,
却又乐也融融,
连麦当劳来到印度也被同化了,
难道快乐的真谛就是包容?

荷兰就是一个包容之国,
荷兰包容所有,甚至包容不包容,
娼妓合法、吸毒合法、同性恋合法,
艾瑞克在荷兰的大麻馆抽了整晚大麻,
第二天,只令他感到消极,
“ 自由是好,但没有界限的自由让我觉得软弱。”

看了好几个 “ 快乐之国 ”,
艾瑞克对快乐的触觉开始麻木不仁,
而所谓快乐依然摸不着边。

“ 也许去一个最不快乐的国家会激发我也说不定? ” 

于是他去了摩尔多瓦,
因为这本书,我才知道世界上有这么一个国家。
根据一份快乐指数报告调查,
摩尔多瓦是世界上最不快乐的国家。
她曾经是苏联一部分,
苏联解体前,摩尔多瓦可以自由前往其他共和国,
解体后,除了乌克兰,到哪儿都需要签证,
不能自由趴趴走,于我是人世间最悲惨,
摩尔多瓦人不爱笑,
苏联瓦解没有带给他们什么好处,
它不像中亚各国有宗教作为精神寄托,
也没有文化艺术作为传承性的使命感存在,
这是个彻彻底底什么都没有的国家,
最叫人消沉的是,他们渐渐逆来顺受,
不抱任何希望的生存下去,
每一天发生在周围的沮丧不公,
都不再有一个人愿意站起来反抗。
艾瑞克可说是落荒而逃,
整个行程唯一令他宽慰之处,
是相处了几天的包租婆对他展露了难得的不舍。

艾瑞克最后回了家, 美国迈亚米,
他说,“ 快乐是回家。” 
走遍各地,他并没有发现最快乐的国土,他只是爱自己的家。
“ 我承认美国并不是最快乐的国家。”  艾瑞克说。

这本书有结论吗?

我下个月开始远行,
是为了寻找快乐吗?
什么才叫快乐?
这本书确实启发我看待事物的角度,
人活着,似乎只是为了快乐。

马来西亚是个快乐的国家吗?
如果有人问,你会怎么答?也许我会说 “ 快乐是回家。”

Saturday, April 24, 2010

226,受洗日




“ 从此以后,你是我的弟兄。”

开会延迟出门,赶到现场,
大家已经等了我 15 分钟,
真不好意思,你站在人群中,
脸上挂着神采,过来给我一个拥抱。

第一天认识你,被外表骗了,
凶神恶煞,沉默寡言,
身上流露一股“ 江湖气息 ”,
但是为你读圣经,你出乎意料谦卑,
愿意听我这个 “ 斯文人 ” 的话。

慢慢的,我们成了无所不谈的好友,
虽然彼此身份和年龄相差一大载;
慢慢的,明白你为何不喜欢庆祝生日,
因为你的未婚妻就在生日当天车祸去世;
慢慢的,发现你曾坐拥荣华富贵,
但那段黑暗日子却无法令你的心平安,
18 岁的我懵懵懂懂,
18 岁的你已经因为运毒被警方通缉,
躲进丛林里,一藏就是五年。

你以为一生就这样。

大概读了半年多的圣经,
坦白说,有想过放弃,
每当你一再改不到烟瘾,
每当你一而再的背着我犯罪,
每当你不肯为了跟随神放弃这份工作。

为了帮你戒烟,
弟兄们牺牲睡觉时间,
每天五点起身陪你,
有一天你说不抽了;
我要你放弃非法万字票的工作,
你挣扎会失去很多收入,
可你知道神不喜悦,
有一天你说不卖了;
我要你结束和一个有夫之妇的关系,
还要你换过一份可以来教会的工作,
你犹豫,害怕,彷徨,
叫一个四十岁的男人从头来过,
莫说你,换成我也怕,
有一天,你跟我说分手了,
换工了,从头开始。

“ 神既找到我,一定为我预备了前路。 ” 你说。
那天我们都很激动。

感谢奇妙上帝,
圣经改变的不只是你,
也一并改变了我,
改变我的小信,
也改变你以为就这样的一生。

今天你站在泳池边,等着入水受洗,
感谢神,祂找到你了。

“ 准备好了? ”

“ 是。”

“ 主耶稣是我主,我的美好见证。”

“ 因你美好的见证,我奉父、子、圣灵的名为你施洗。”

太久没为人受洗,
一时紧张,幸好 Steven 在场提点。( 好险 )
水里上来,不是淋湿的你,是全新的你。
因神的爱,我和你称兄道弟,
因着神的怜悯,你开始了人生新一页,
弟兄,愿上帝与你同行,不管身在何方。

Thursday, April 22, 2010

雅加達天空湛藍




有些地方,会让你松懈。

不是度假的松,
不是无所事事的松,
也不是狂欢娱乐带来的松,
是一种像回到家里,
叫人写意自在的松。

一直以来只有泰国给我那样的氛围,
想不到雅加达竟也巧妙的带来此熟悉感。

来雅加达不是游玩,也不是公干,
来雅加达参加教会举办的东南亚峰会,
往年都在新加坡,今年第一次在印尼。

从机场一路到投宿的旅馆,
雅加达没有想像中落后,
相反,它的繁荣似乎有超越吉隆坡之感,
印尼人就像这里的马来人,
只是印尼话听得我有点辛苦,
车子很多,但不塞,一路顺畅来到旅馆,
印尼弟兄很热心,
忙上忙下,招待素昧平生的我们,窝心。

他们总那么温暖,不像我。

吃了晚餐,洗澡,
搞定住宿全部手续,我累得一觉到天明。
前天才跟老板辞了职,
是不是因这样而轻松起来?

第二天起了个大早,
印尼时差慢大马一个小时,
早上八点,亮得像似早上十点。
天台处鸟瞰,雅加达市容一览无遗,
这是一条沿着河流和海岸线而建的首都。
天空蓝得出奇,街上有大城市一贯的烦嚣吵杂,
可是少了浑浊的天空,
我甚至能够看见云朵的轮廓,清晰得可亲。

想起昨晚街道上看见的霓虹广告,
和一座座充满想像力的高楼大厦,
这是个有活力,而且充满无穷可能性的城市。

我想,我是喜欢雅加达的。

Wednesday, April 21, 2010

送書




你送我一本《再苦也要去旅行》,祝我圣诞快乐。
连续两年都在国外度过,今年我出席着实让大伙惊喜,
你很开心我在这里过圣诞。

曾经,因为我热爱旅行,你我起了好大分岔,
我依然向往远方,你依然留驻原地,彼此不再交界。

打开礼物纸,看到封面时一阵静默,无语。
你接受了?接受了我就是这样,接受了永远留不住我?
也许你依然想留住我。

谢谢你 ,除此之外,不懂该说什么,
谢谢你,对我无怨无悔真心付出,而我,似乎没有回报过什么。

Monday, April 12, 2010

開窗




想开窗,让空气进来,缺氧许久。

感冒了几天,
鼻塞,脑塞,心塞。

是时候作准备了,可提不起劲,
虽说一贯随便,但随便至此实不像话,
资料在眼前,不读,不看,不查,不理。

感觉,所有准备功夫全是鱼在搞,
感觉,半途加入的歪作的功课更多,
你们真好,可我懒,也怕。

懒惰安排行程,懒惰购买装备,
懒惰跟谁交代,懒惰计划未来,
不要再问去多久?去那里?几时回来?

我。不。知。道。

出发啦!出发啦?

Thursday, April 8, 2010

暗湧




后来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爱听王菲。

女生的眼睛大大,
很漂亮,却不明亮,
仔细一看,浊的。
她把听筒里的音量开到最大,
任凭妈妈站在面前说了什么,
她只是点了很多次头,
是叫她练琴?还是去补习?

妈妈不会问她今天想吃什么。

摩哆车光速飞驶,
靠在男生背后,
她的眼睛才有一刹闪光滑过,
不过只是短暂的维持,
一切重新回归空虚混沌。

她爱不爱他?

“ 害怕悲剧重演,我的命中命中,越美丽的东西我越不可碰。”

她在听暗涌。

孤独,是宿命,不是选择。
人群中,他们格格不入,
独处时,爱的饥渴又痛不欲生,
喜欢王菲的人都变态的享受孤独又害怕孤独,
像《 All about Lily Chow Chow》,
里头那片无垠稻田,
辽阔,晴朗,可是孤独。

“ 其实我再去爱惜你又有何用?难道这次我抱紧你未必落空?”

世间男子总是肤浅,
况且他只是男孩,连男人也不算是。
射精的高潮快感,就那几秒,
男人为了几秒,
奉献了精子,也奉献灵魂。

世间男子都爱母亲,
但母亲的爱比他更大,
比世间任何有形无形的物质更大,
比宇宙都大,
佛洛依德诉说的恋母情节,
表露无遗在每个雄性动物身上,
可悲的动物。

母亲何尝不可悲?
为了儿子,
焚烧灵魂,也一并焚烧来世。

母子之间的爱,
比宇宙宽,比宇宙孤独。

当女生靠在他背后时,
他的眼睛才有一刹的闪光滑过,
不过也只是短暂的维持,
然后一切回到空虚混沌。

他爱不爱她?

摩哆载着两人,
穿越光速来到彼岸,
只是,彼岸花不开。

孤独是宿命还是选择,
尘归尘,土归土,
这不是你渴望的吗?你只是不敢明说。

“ 仍静候着你说我别错用神,什么我都有预感,
   然后睁不开两眼,看命运光临,然后天空又再涌起密云。”

后来,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爱听王菲。

心魔,住在抽屉里,
被层层的衣物遮盖着,
别!千万不要尝试打开,
除非你明了爱的真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