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31, 2019

轟埠




以前每次从吉隆坡坐巴士回家,
都会看到 Kuang 的路牌,
那是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镇,
知道的人都这样告诉我。

她有一个特别的译名,叫轰埠,
轰,在粤语的发音是 Guang,
想是此中文译名的由来。
至于埠,读作 bu,原意是码头,
后来演变成商镇,城市之意。

因为这个 “得意” 的译名,
就跟他们说要去看看,
上帝赐我一班 “跟得” 好友,
我要去那里,干什么,他们都跟我癫。

那么轰轰烈烈的名字,
事实上却是小得不能再小的所在,
所谓市区竟然只是一排不到十间的店铺,
在火车站对面,我们驾车开过了也不察觉,
而后问人才懂过头了。

调头回去,也许是假期,本就寂静的店铺,
只有两家店营业,一间咖啡店,一间杂货店,
荒凉得不能再荒凉,我说不管我要拍照,
结果几个无聊人跑去火车站玩闹拍照
火车站连站长也没有,任我们乱跑乱叫,
我觉得这里不该叫 “轰”,应该叫 “荒”。



Tuesday, July 30, 2019

根登





没有计划,没有目的,没有大房车,
没有冷气购物团,没有非看不可景点,
没有猎奇,没有美食,没有满满行程表。

只有一群疯癫,喧哗有之,发呆有之,
对文化充满好奇,喜欢和陌生人交谈,
不介意付出,欣赏彼此的好朋友。

意外多出来的假期,我们去了根登 kundang,
那边有什么?不知道?美食?不知道,
但是我们吃了好吃的手工老鼠粉,
走了很小很小又无聊又好玩的巴刹,
去了很平静不是很美丽一点也不蓝的蓝湖,
唔,那感动和温暖已足够回味一生。



Sunday, July 21, 2019

Rhythms of Hope




从事设计十多年,后期逐厌倦疲惫,
这也是为何我离开广告界转行老师的原因。

想不到来到学校还是要设计,
知道我曾是专业设计师后更是大用特用。
今年的重头戏 Music showcase,
我全权负责设计,从 bunting, poster, banner, mock cheque,
到 ticket, invitation card, Non woven bag, 和 T-Shirt。

这些 items 其实还好,吃力的是 booklet,
因为只有三个礼拜的时间,
我要参与摄影,起稿,设计到 FA,
不是全职设计师,平时要忙教书和各种事务,
只有放工后,才可以开始动工,那压力山大啊。

足足一个月我每晚都在家里工作,
包括周末,整个人处于超级紧绷的状态。

可能当过设计,我的要求也比别人高,
调色要对,字体要一致,排版要一致,
忙碌期间又各种人事 drama 上演,简直煎熬。

感激 A 对我无尽的信任和放手,
忙归忙,可是整个 Project由我负责,
我的 Ideas 她也 buy,这给了我无比信心和兴致,
当作品出来时,人人赞叹,A 更是爱不释手,
说跟以往几年的完全不同,跳出了框框,
他人的赞美我当 bonus,主要是我找回久违的尊严和喜乐。
很久没有满意的作品,这是经过那么多年后再次喜欢的自己的作品,
Music showcase 圆满结束,设计成功出街,我可以 "安息” 了。



Saturday, July 20, 2019

七月廿,全世界都沒有資格拋棄你,除了你自己




那么忙碌和紧绷的日子,一下子结束,有种不真实之感,
今早带你们去麦当劳,已是幸福,年纪越大,愿望越平凡。

C 被教会革职了,说她情绪不稳定,不符合教会全职的资格,
她难过了几天,昨晚终于有时间聊聊,听完叙述,
今早脑海不知为何就蹦出了这句话,发了给她。

其实是说给自己听。

四十岁是个分水岭,生理心理原来还未调试过来,
同时住着大叔和小伙子,精神分裂。

还有人等着你吗?还想再踏上旅途吗?
是否还有未唱的歌?未写的字,未完成的画?
什么时候开始把自己搞成如此模样,苦苦巴望着她和他的赏识与回望,
傻孩子,全世界都没有资格抛弃你,除了你自己。

Tuesday, July 16, 2019

716 IX




不夸张,开学过后就马不停蹄的忙到现在,
足足忙了一个月半,这期间除了工作,
就是各种复杂的人际关系,让人身心俱累。

忙得忘了什么,忘了朋友,忘了教会,
忘了身份,忘了价值,忘了梦想。

所以当今天终于把音乐会的设计全部交上,
终于不再加班,可以准时回家,吃饭,打字,
不用再打开电脑,不用再接受没完没了的 WhatsApp,
无需再心挂挂的时候,只觉恍如隔世。

感激神让我在这个日期里 “安息”。

周末和 A 还有 K 一起去文冬提早过属灵生日,
岂不知整个文冬酒店爆满, 我说去 Bukit Tinggi,
K 坚持去 Raub,好吧,继续北上,
就有那么邪,整个 Raub 酒店也爆满,不明原因,
打道折返 Bukit Tinggi,一样的问题,
看来上帝要我们三个人回家。

结果本来要工作,回到家都夜了,什么也做不到,
上帝要我休息,要我知道他是谁。
是的,我忘了他,可他没有忘记我,
那天在文冬街头,我看见了彩虹的印记。

Friday, July 5, 2019

名古屋




跟 B 告别以后,一个人来了名古屋。

名古屋整体旧旧破破的,竟然看到路边有流浪汉,
去到快餐厅,发现无家可归的老人在里面留宿,地上还有许多烟蒂,
这跟我之前去过的京都,大阪完全不一样,是日本的另一面。

名古屋可以看大城堡,也可以从这里前往白川乡,
要不然去古老的妻笼宿走走也未为不错。

结果我在名古屋发了四天呆,那里也没去。

一来习惯有 B 陪伴,没目标的我因为她,去了一堆地方,
两人在路上胡说八道,聊正经,聊三八,忽然变回一个人不知所措;
二来内心带着许多对未来的忧愁,无法开怀,
这些有的没的情绪,来到名古屋忽然爆发,把我压垮走不下去。

呆在民宿,不出门,也不跟谁说话,
日本人都不会主动跟你说话,于是大家一起孤僻,
早上起来吃早餐,散步,然后回去睡觉,看手机。
我就是这样,但我接受自己就是这种衰样。

回头看,感激这段 “ 停滞期 ”,
後來当我沉淀完毕,重新出发时,路上的每个时刻又充滿了力量,
我想人生也许总免不了一段 “ 停滞期 ”,能够做的就是跟他坦然相处,
不用急,你必重新得力。



Tuesday, July 2, 2019

我們都在旅途上




拖着疲惫回到家里,收到我的新书 《我们都在旅途上》。

感激赖国芳老师愿意把我的六篇文章收录在此著作里,
这对新人如我是很大一份鼓励。

忙,盲,茫的日子,我忘了旅行的温度,忘了文字的力量,
重读所思所写,在在提醒我曾经旅途上的温暖。

如果你有兴趣听我的故事,支持一本吧,各大书局皆有出售。
七月六号在双溪毛糯也有作者与读者交流会,欢迎出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