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16, 2021

遲來的大金塔




2012 年去缅甸。

那是缅甸最后的封闭时光,
我带着不安出发,
装载满满的回来。

后来搬家时,
照片不知收去那里,找不到了,
以为就此消失,不免沮丧。

2017 年再去缅甸,
总算把照片拍回来,
可当时缅甸已经开放,
整个国家起着翻地覆的变化,
没有了第一次抵达时那种 “ 淳朴 ”,
有些不舍,但我还是欣喜她的改变。

前几天终于找回了 2012 年的照片,
原来还有存档,开心啊。






第一天,我去了大金塔,
走路去的,地图上画着一条直线,
觉得不难就走路去了,
结果还真的是一条直线,不过路途很长,
来回走了我大概有两小时?忘了,
当时年轻,体力心态不觉得怎样。

大金塔金光闪闪,
40 度的太阳把它照得亮灿灿,
我都睁不开眼睛,
塔顶据说有上千颗宝石,玛瑙,
那么高,也看不到,也许吧。

躲在阴凉处观察信徒,
缅甸人和其它东南亚人有何差别?
除了脸上搽抹 Tanakha,并无二致。
他们的虔诚和其他世上信徒一样,
膜拜,祈祷,向神明渴求一个美好未来。

神明会聆听吗?

离开缅甸之后的几个月,
昂山素季就被释放了,人民欢呼,
缅甸开放,各种外国商家开始进驻,
往后的几年,这个国家以非凡的速度成长,
四年后再回去,人人手上拿 smart phone ,
塞车严重,旅馆有了 Wi-Fi ,也不会时常断电。

我没有想到的是,只繁华了短短六年,
缅甸再度政变,昂山素季又被囚禁,
全国断网,人民再次陷入被屠杀的恐惧里头,
我是怀念缅甸开放前的淳朴,
但我没有希望她以这种血腥残虐的方式回归。

神明是否睡着了?



Wednesday, May 12, 2021

無依之地




看了电影,
很久不看电影,
这段日子,
心太浮躁,
可以看完一套电影,
很幸福。

无依之地,
是谁翻译的?
爱死这翻译。

一部忧伤的电影,
安静得像幅画,
美得像一首诗。

我在想,
是不是漂泊过的人才会明白戏里的哀伤?

又或许,
谁不漂泊?
或长或短,
或停滞,
或前进,
也许每个人,
一生都在漂泊,
只是形式不同罢了。

某些场景会勾起我漂泊的岁月。

她浸泡在水里,
在暴风雨中凝视海岸,
她在路上遇到朋友的开怀大笑,
朋友离开时她落寞又坚定的眼神。

那个曾经孤单又勇敢的我。

弗恩有好几次可以安定下来,
她并不是真的无依无靠,
戴夫的家温暖,
钢琴,晚餐,大床,炉火,
而且戴夫喜欢她,
可她还是走了,
她还有一个妹妹,
妹妹坐在床头告诉她:
你是如此勇敢,如此真实,
我需要你来理解我的懦弱,
她们都爱对方,
但她走了,
两人拥抱,
在凌晨微暗的街上分道扬镳。

她不是没想过停驻,
可她清楚这里或那里都不是依靠之地,
于是一次次的摧毁 “ 安定。”。

我不勇敢,
我不贯彻始终,
弗恩做了我不敢做的事情,
我羡慕她。

依靠之地一直在路上。

女孩问弗恩;
听说你无家可归?Homeless?
弗恩想了想,回答:
不,我只是无屋可归,I'm just houseless.
也许我真正的悲伤是,I'm homeless, not houseless。

Dedicated to the ones who had to depart,
See you down the road.
献给不得不上路的人,
我们路上见。

Monday, May 10, 2021

Peace




学校关闭的前一天,
你还坐我隔壁,
说不会用充电器,向我求助,
解决了,你猛道谢。

在一旁考察你怎么教书,
真的很有经验和耐心,
上你的课感觉很有趣。

学校当天关闭了。

我跟你不算熟,
但绝对是相处愉快的,
你慈祥,像温柔的奶奶,
有时一起午餐闲话家常,
你说也想退休,无奈家里有经济负担,
我看到你疲惫的眼神。

校长跟我谈辞职之事时告诉我你滑倒,
昏迷了一个晚上,情况不妙,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怎么会是你呢,
昏迷了好多天,
星期四安息主怀,离开疲倦的尘世。

这次你真的休息了。

疫情的关系,只能上网参与丧礼,
很难过,明明上星期还好好,
忽然人就不在了,感觉很不真实,
但我知道你跟主耶稣在一起,
也就为你开心,你终于可以卸下重担,
好老师一个个离开,为何这样。

我信息 R,说人生无常,
他说对啊,干嘛还浪费时间在不值得的人和事,
勇敢的面对人生吧。

Thursday, April 29, 2021

封城榜_Day 406




四百多天的抗疫,
不见好转,反而比去年更糟,
好不容易下降到一千,
昨天又回升至三千,
单单雪隆一带就一千多宗。

而我们早已麻木,该吃饭吃饭,该运动运动,
去年 “ 只是 ” 三百单大家吓得不敢出门,
现在完全没人在乎。

同事 WK 的妈妈确诊了,
她也必须隔离,生活有着非常大的变化和麻烦,
而印度那头水深火热,每天三十万确诊,够吓人,
我很担心 Emmanuel 和其他好友,
信息过去,回复是印度教会已经死了三人,
一个教会 70 多人感染,在抢救中,
“ 请为我们祈祷。 ” Emmanuel 如此回答,
我也只能祈祷,还能做什么?

病毒在身边,并不是遥远的事。

昨天去银行提款,平时去那里都会扫描,
偏偏当时却懒了,心想就那么一次不用紧吧,
身边人都不守规矩,我那么奉公守法干嘛?

提款完毕,正走出门口,就被一便衣警察拉住,
不用多说,中招,也不解释,
乖乖接下罚票,马币 1500,在我快失业的当儿。(泪)
好吧,至少我很安慰警察还是有做事的。。。朋友问我伤心吗?
我说不甘心多一点。

Sunday, April 25, 2021

線上課外活動 • 二年級篇




虽然我又要负责五年级,又负责二年级,累下,
但坦白说教二年级还是蛮开心和有成就感的,
主要是他们都很有心,大多数都会交功课,
年纪越小,对艺术越有兴趣,年纪越大越远离。

人类其实天生就有艺术细胞,
只是随着年龄增长,生活和环境不断告诉我们:
“ 艺术不重要。 ” 于是我们渐渐的把这项本能给唾弃了。

二年级的孩子很多话说,老师我因为没人管束也放肆起来,
于是这几个瓜瓜自由自在,吱吱喳喳,每次上课前都要叫他们静音。

二年级的课程很可爱,绝不会有人嫌弃幼稚,
而他们做出来的东西天生就可爱,不需特地指教。

忙到现在才得空整理作品,
计有八爪鱼,纸蛇,蚂蚁,小鸡书签,恐龙蛋,小丑鱼,还有瓢虫,
然后才发现竟然全部都是动物!
天啊,都可以开一家动物园了我说,众小瓜嚷好啊好啊。

众多课程里,个人最爱恐龙蛋,小丑鱼和瓢虫,
因为是自己原创的,不过下一堂课真的不要再做动物了。



Friday, April 23, 2021

辭職

信都打好了,
偏有那么巧,正要交出那一刻,学校明天关闭,
于是大家手忙脚乱收拾紧要文件,
这种要紧关头,看着校长心力交瘁的指挥,
怎么忍心把信交出去,只能收回去,另行打算。


回想几天前同事的嘴脸,一阵心寒。
为了我发在群组的某个信息,
上司和同事 J 特地找我会谈,
直接审问我到底有何动机和企图?
上司呛我是不是有野心要取代她的位子?
J 一脸狠毒,说如果学校要我做 HOD,他不服,
然后开始一一数出我所有 “ 罪状 ”,
原来那些我自以为好心,积极,努力,为人着想的行为,
在他们眼中是一种侵略,是挑衅,是示威,
百口莫辨,说我没有任何野心,也没有兴趣要坐什么位子,
他们冷哼,说这种东西只有你自己知道,
那一刻忽然觉得荒谬,忽然想笑,不好笑么?
什么也没说,只是道了一声歉就离开了,
然后下午做了一个决定,打出这封犹豫不决了好几年的信,
岂不知却发生了闭校这事。

后来网课了一天,觉得长痛不如短痛,
私信校长,说我决定走了,会把辞职信 email 给她,
她非常难过,说为何是这个时候,
那一刻,差点心软,我知道校长是真心待我的,
“ You are more than a staff to me....you know... ”
听到这句话,想哭,似乎所有的委屈和伤害在那一刻得到安慰,
可我们是隔着电话的,她看不见我红透的眼眶,
更没有告诉她发生了什么事,我不会告状,我傻我知道,
可这就是我,我用离开捍卫我最后的尊严。

说来也好笑(荒谬),做了这个决定之后,
上司和 J 却慌了,上司问我为何那么忽然,
J 不停打给我,我没接,不是生气,是恐惧,
害怕他到底要干嘛?后来上司告诉我他想跟我道歉,
呃?。。。道歉?我还真不知要如何回应,
决定要离开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不再对他们有任何情绪了,
没有装圣人,扮伟大,是真的认为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一下子过去的那些伤害啊什么的都不再放在心上,
真心觉得想要海阔天空,找回那个最初的自己。

第二天找了 K,极需一个倾诉的出口,
才说没几句,眼泪就崩堤,压抑太久的情绪,
在 K 的面前,说不到话,一直在流泪,
因为不舍得离开学校,舍不得要好的同事,舍不得孩子们,
我以为这是我可以留到老的地方,可最后还是要走,
是不是这辈子都注定飘荡?找不到自己的归属?
哭完,心情也舒畅,人生就是一直要面对各种离别,
有时我离开,有时她离开,反正都会离开,反正总有相聚,
即乐观又悲观的我。

我知道为何要离开,不是赌气,不是冲动,
是累了,倦了,
厌倦那种提心吊胆,不知何时得罪人的日子,
厌倦嬉皮笑脸,违着良心不能说诚实话的环境,
厌倦明明用心教书却被逼服从机械般命令的方式,
没错,我有野心,但我的野心不是上位,
我的野心是把艺术和美学带入每个孩子的心灵,
让他们从小就学习珍惜和欣赏艺术。

今早校长说要视频我,于是我们终于 “ 见面 ” 了,
她的不舍写在眼里,一些老师不喜欢她,说她只是说场面话,
但对我她不是,我知道,还是没有忍住眼泪,她也哭了,
竟然让我的校长哭,何德何能啊?
她其实 “ 猜 ” 到我为何要走的,但也无可奈何,
她祝福我,说 “ I can only let you go... ”,但是要记得,
如果有一天我想回来,如果她还在,请一定要记得她,
我很感动,非常感动,四十岁的大叔,换了那么多份工,
这是第一份让我流泪不舍的工,这是第一份有人那么欣赏我的工,
我却如此走了,难免伤感,难免不甘,可既然已经决定,
那就勇敢的向前看,人生何处不相逢,我内心感激学校,
感激我第一份老师的工作在这里开始,为此我心存感恩,无有怨言。

再见 Sri KL,再见我的好同事,再见我的校长,再见孩子们,
但愿有一天我们可以再次相遇。

Monday, April 19, 2021

出發




一早六点出门,贪的就是那么早没人,
因为疫情,今年第一个健身从四月开始。

看回照片,也曾健硕,肌肉结实,
现在除了少运动,加上食量不均匀,
憔悴和瘦弱不少,又打回原型,着实气馁。

先从胸开始,熟悉的动作,却是不熟悉的重量,
之前可以提起 15 公斤,现在最多 7.5,
上胸,中胸,下胸皆做了一遍,
那天回到家,全身痛到半死,但是很爽,久违的舒畅,
疼痛大概三天消失,再去做背部,
又是痛到半死的一次,可是有一种渐渐回来的感觉。

一些东西放弃了还可以回来,有一些就是 bye bye 了,
但你要记得,没有人可以放弃你,除了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