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15, 2021

我們去約旦河




和你说我要去以色列了!
兴奋啊,
你也为我开心,
但你去不到,
叫我代你去。

当时不会想到,
你永远也去不到了,
而我,带着你的心愿前往。

出发前一个礼拜,
你离开了,
去了更美好的所在,
我想,此刻的你,
也不在乎去不去以色列了,
不是吗?

但毕竟答应过你,
于是跟 C 偷偷拿了骨灰,
藏在书本里,
深怕被海关发现会怎样,
一路战战兢兢,
穿过安曼,
过境以色列,
终于来到约旦河。

你说想来约旦河受洗。






跟以色列其他 “ 圣地 ” 一样,
这里成了 “ 胜地 ”,
而且是最火红的旅游胜地,
人人蜂拥而至,
为的就是在这儿受洗,
仿佛经约旦河洗礼,
人就会变得属灵一点。

河畔建了好大规模的受洗中心,
金碧辉煌的建筑物,
外头墙壁刻上各个语言的经文,
描述约翰为耶稣施洗的故事。
河中央架了扶手,方便下水,
受洗完毕,还可以去喝杯咖啡,
然后再逛逛手信店,买买纪念品。

不知道约翰和耶稣作何感想,
反正我是没有感想。

河水青青,
岸旁芦苇萋萋,
如果不是一堆人喧哗,
何等优美风光。
当年约翰站在水里,
看见耶稣向祂走来,
他为祂施洗,
天空降下光芒,仿若鸽子。

我小心翼翼的打开装着骨灰的信封,
把你捧在手心,
慢慢走向河畔,
那是你吗?身轻如燕。
默默祷告了一下,
忘记祷告什么,
好像是祝愿安好之类。

天堂又怎会不好呢,
不好的是留在地上的我们。

默念了一阵子,
把手放入河里,
你就这样潇洒的飘进河里,
一去不回头,
一如你平日为人。

大佬,天堂安好?
可有想念我们?
那天我梦见你,一身白衣,仿若鸽子。



Thursday, October 14, 2021

末日




刚刚走上来屋顶,
天就放晴了,
阳光穿过云层洒在青绿色的大地,
相比周遭终日干燥,
被黄沙覆盖的国家,
以色列那么小的土地,
却是绿意盎然,
花特别红艳,果实又大又香,
流奶与蜜之地真不假。

牧师指着脚下那一片土地:
那就是圣经说以后末日之战的地点,
哈马吉顿 Armageddon。

大家以为 Armageddon 只是部电影,
不知那是圣经启示录预言,
魔鬼与天使在末日大开杀戒之地。

我看着风光明媚,
所谓的大战其实每天都在上映,
所谓的末日,也许已经开始。

Monday, October 11, 2021

他泊山,變相




上帝眷顾,我们去的景点,
一下车雨就停了,
一上车雨又开始下。

哈利路亚。

我喜欢他泊山 Mt. Tabor,
当年耶稣在这里改变形象,
化成一道耀眼的光,
和以利亚,摩西在光中畅谈生命,
把彼得吓得语无伦次,
说要为他们各造一座殿堂。

后人还真建了一座堂,
变相堂 Church of Transfiguration。

我喜欢他泊山 Mt. Tabor,
山上鸟瞰,风光无限,
难怪耶稣会在这里变身。
Pastor Selvaraj 说:
许多人只愿留在山上仰望荣光,
却不肯下山,走入人群;
但耶稣不是,
祂在山上显现了尊贵的形象,
最后选择下山,寻找,靠近需要祂的人。

我喜欢他泊山,
这里风景明媚,这里静谧舒适,
我一直留在山上,
不曾下过山。



Monday, September 27, 2021

提比哩亞




我们住在提比哩亚 Tiberias。

这个地方很陌生,
圣经不曾提及此名。
抵达的时候已经很夜,
我也太累,匆匆梳洗就入睡。
今早醒来,一个人走出外头溜达,
才发现是一座沿海的城镇,
那是圣经里的加利利海。

加利利海其实不是海,是湖,
只不过面积太大,人们习惯称它为海。

我以为中东地区应该很干燥很炎热,
谁知道从昨天开始一直下雨,
牧师说已经很久没下雨,
我们一来就下了,这算是幸运吗?

天刚破晓,街道蓝蓝,静静的,
只有一家水果档开着店,
招牌上写着奇特的希伯来字,
走在耶稣的故乡,像走在梦境里,
下过雨,地上湿漉漉,恰是冬天,
气候寒冷,走了一会儿就回了。

坐在靠窗的位置吃早餐,
窗下是一望无际的加利利海,
妹妹忽然指着一处山上说,看!彩虹!



Friday, September 24, 2021

千面,瑪利亞




天使报喜堂里的墙壁上,

镶嵌着世界各国教会捐献的圣母像,

有绘画,马赛克,也有雕刻,

每个圣母富有不同国家的乡土气息,

体现了各自对神学思想的诠释。

我对教堂没有兴趣,

但是教堂里的这些艺术品,

则让人看得不亦乐乎,

非洲玛利亚狂野,奔放,

日本玛利亚婉约,雅致,

西方玛利亚充满未来感。

每个人心中,

都有自己的玛利亚,

我心中的玛利亚,

只是一个妈妈,

跟我的妈妈,他的妈妈,你的妈妈一样。



Thursday, September 23, 2021

使女,聖母,媽媽




天使报喜堂  -  Basilica of the Annunciation,
圣母玛利亚领受天使喜讯的地方。

天使说:
你将怀孕,怀的是神的儿子,
祂以后会做大事,会行神迹,
也会受尽痛苦,最后离开你。

我不是天主教徒,
对玛丽亚的感受不大,
我想象一个母亲,从第一天就知道,
儿子要受极大的痛苦,
儿子是她的,儿子也不是她的。

她爱儿子,儿子也爱她,
儿子临走,交代门徒,
看啊,这是你的母亲,
看啊,这是你的儿子。

这是福音书里,
最凡间俗世的一幕,也是最闪着光芒的一幕。






报喜堂很大,
富丽,堂皇,恢弘,大气。
让人不自禁虔诚起来。

他们说,这是耶稣的妈妈,
建筑肯定要上得台面,广东话:好好睇睇。

玛利亚如果天上有知,该是欣慰还是悲哀?

通往地下遗迹的楼道墙壁,
写着一行拉丁文:

Sidus Inclytus,
Illustrans Omne Saeculum,
Per Quod Dies Et Tempora,
Assumunt Vitae Lumina,

用谷歌翻译:
这颗著名的星星照亮了世界,
通过祂,日子和季节都点亮了生命之光。

如果可以选择,
玛利亚会不会只想做个平凡的妈妈,
陪儿子玩,看儿子结婚,在儿子的眼里离去,
不理星星,也无需在乎太阳月亮。



Thursday, September 16, 2021

牆外巨人,牆内我們




很迟,我知道。

2009 年开始连载,
刚刚今年四月大结局,
红了 13 年的人气动漫,
《进击的巨人》。

很迟,说的是我,
那么迟才来看这部作品,
那么迟才发掘到这部佳作。

没错,《进击的巨人》已成心中神作,
取代曾经以为无敌的《海贼王》。
海贼如今的局面乃尾田自己搞砸,
他创造了一个过于庞大,
却不知如何收尾的故事。

巨人的故事也庞大,
甚至比海贼更复杂,
但谏山创掌握得很好,

大至不同时空的战争场面,
小到各个人物的内心戏,
都可以一一刻画清楚。
甚至看到最后,
你会惊讶第一话竟早早埋下了大结局的画面,
比起尾田,
谏山的伏笔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百年前,
巨人忽然出现,
到处吞食人类,
无可奈何,
人类建了 50 米的高墙自保,
并告诫后代今生不许走出墙外,
否则将被杀害,
人类就此生活在墙内达百年,
再也没有离开过。

主角艾连却一直好奇墙外有什么,
听说墙外有海洋,
有沙漠,
有雪山,
有熔岩,
这世界的面貌真如大人所告诉他的吗?

世界本美好,
直到一个 60 米高的巨人出现,
一脚踢破城墙,放了几个巨人进来,
把主角的妈妈吃掉,
被封锁了一百年后的故事,重新启动。

本来只是抱着看爽的心态看这部漫画,
但随着剧情展开,
你发现书里的人性和世界,
与我们的现实有何区别?

这个世界,
不管喜欢不喜欢,
总归要活在一套他人制定的配套里:
上学,考试,毕业,工作,升职,结婚,生子,
金钱,梦想,地位,身份,名誉,评价,信仰。

这就是我们的墙。

跟着故事发展,
世界的真相被揭开,
原本的价值观也分崩离析,
一如主角发现墙外原来还有另一个世界,
所谓巨人原来是人类所变,
还要是自己的同族。

是谁界定了国土的疆界?
谁定义了生命的高低贵贱?
谁决定生死价值?
谁是敌,谁是友?
又是谁决定了墙外和墙内?

我们以为自己活在墙外,
殊不知都困在自以为是的墙内。

很多巨人迷不喜欢结局,
他们觉得艾连启动地鸣毁灭世界太凶残,
不符合救世主的定义。
但谁说艾连要当救世主?
作者没有说,主角也没说过,
那只是我们一厢情愿被这个世界套模而来的价值观,
我这个半途进来的旁观者,
少了粉丝的负担,
反认为这符合艾连的性格。

他本来就是一个普通人,
一个只想保护家人朋友的凡人,
其他人的生死他能在乎多少?
世间万千变化,
每分每秒,多少人在失去性命,
我们真正关心了多少个与我们无关牵连的生命?

三大角色,
艾连,三笠,阿尔敏,
代表人类的三个层面  -  身,心,灵。
我们一生追求肉体的欢愉,
心的欲望,
终究落得灵的空虚。
这三体也许是人的桎梏,
却也可能是人的救赎,
有光必有暗,缺一不可。
如果一直是暗,太可怖,
但若全都是光,那光也没什么特别,
有悲,才衬托出喜,
有死,才明白生的意义,
生命本不完美,
有重生,必有孤寂,
有熄灭,才有点燃。

你是巨人,
她是巨人,
我也是巨人,
每个人心里都豢养着一头巨人。

后来的单行本加页,
谏山画了没有刊登在杂志的最后几页:
时间来到非常先进的现代,
一栋栋高楼大厦林立,
像飞碟的交通工具在投掷炸弹,
烟火处处,颓垣败瓦。
战争和杀戮似乎并没有在艾连牺牲之后停止,
人类天性里的残忍和丑陋依然上映,
只是换了时空。

也许,这就是作者尝试告诉我们,
生命应该有的模样。
生有时,死有时,
杀戮有时,和平有时,
恨恶有时,相爱有时,
太阳之下无新事,
以前发生过的,现在还要发生。

*注:图为网络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