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23, 2020

Dee Sheng 的鲸鱼




放学了,
他跑来面前:
Teacher Frankie,
can I give you something?
Sure ,我说。

他在书包挖挖挖,
拿出一张折纸,
心想什么鬼东西?
交了给我他就上车回家了。

把折纸反过来,
原来是一只可爱鲸鱼,
不禁会心一笑。

去年教过他,
没想到还记得我。

世界此刻乱象横生,
大至病毒防疫,
小至私人生活,
压力山大。

但孩子们是太阳,
是月亮,是温暖星光。



Wednesday, January 29, 2020

一月廿九,燕子




新年假期就这样来到最后一天,
明天又要回去上班,忧郁。

去年也是压力沉重,但斗志坚强,
今年不知为何却是意志薄弱了,
想着找过新学校,或者继续升学。

那些牛鬼蛇神依然是牛是鬼,
但孩子爱我,我也爱他们,
去年六年级的上了中学,
看见我还会热情的跑来打招呼,感觉安慰,
学校对我不薄,给了两个月花红,出乎意料的多。

去年那么挑战都熬过了,
今年其实还不错,为何却是意兴阑珊?

也许是本来就只给自己一年挑战期限,
现在度过了,没有再立一个新目标,
于是感觉迷失,加上新校长上任,
本来就擅长阿谀谄媚的人更是变本加厉,
搞到整个学校风声鹤唳,人心惶惶,
新校长办事能力高,也很忙,
不觉得她会有时间发现各种不公不义,
我等小人物只能自保,也不敢求什么了。

上司本就偏帮爱将,今年更是把他们热销,
我和 T 谁也不靠拢,只能默默黯然,
也不是在乎名利,但会感觉难道工作就只这样?
心里似乎有些声音在呼唤,
却不明朗,也不敢。



。。。。。。。。。。。。。。。。。。。。。。。。。。。。



新年回外婆家乡,司南马。

外婆去年回到天父怀抱,
今年还有舅舅和大姨回老家,
于是我也带爸妈回去,表弟表妹都不回了,
人数更少,不知以后会不会更少?

爸爸 72 岁,妈妈 70 岁,
时间在我不察觉的时候消逝得非常可怕,
爸有白内障,要开刀,牙齿掉光,我要他去做假牙,
妈老了,容易病,没以前精神,
他们离我而去的日子是越来愈少,
而我是个好儿子吗?

想到这里,不禁悲伤,你说这叫长大。

小小司南马什么都没有,而且超热,
每天热到我怀疑人生,
晚上一家人散步来到一游乐场,
竟有摩天轮,简陋版的,叫父母去坐,
拍下他们乐也融融的样子,
可以这样陪着爸妈,我心感恩。

武汉肺炎肆虐,世界各地如末日,
才几天,马来西亚就买不到任何口罩,
比起病毒,人心更可怕,为何却没人防范医治?

我们一家那里也没去,这个时候最重要是保住自己健康,
不给别人添麻烦已经是最大的帮助。
假期无聊,看了很多 YouTube,发现中国一个律师叫陈秋实,
非常热心,非常勇敢的在抨击共产党,挑战中国人的略根性,
有人骂,有人贬,也有很多人欣赏,支持他,我是后者。

为何有人可以如此勇敢?
而我为了学校一些鸡毛小事耿耿于怀?



。。。。。。。。。。。。。。。。。。。。。。。。。。。。



今早走过商街,抬头发现一只被困的燕子,
被店家外头的网给卡着,动弹不得,
也不知被困多久,用它无助恐慌的眼神望着我,
如果没人解救,过不久就会日晒雨淋,渴死饿死晒死。

想救它下来,却犹豫不决,
一来跟家人亲戚一起,不方便,
二来找不到梯子,太高了,
三来,怕人觉得我多管闲事,大庭广众似乎太引人注目,
然后我就走了,跟家人去了吃早餐。

整个早餐吃得心神不宁,为了一只小燕子。

吃完早餐回途,再次看见它弱小身影吊在屋檐下,
啾啾的细声叫着,没有人在乎一只燕子的死活。

回到家,发现自己真的是一个很没用的人,
只是救一只燕子,我可以如此婆妈懦弱,思前想后,
干!!我他妈的真是看不起这个孬种胡国星!!!

于是拿了一张椅子,再次出门回到刚刚的大街上,
站上去,用手掰开网,燕子不停挣扎,害怕,
我没有在乎店家老板怎样看我,其实也根本没有几个路人在意,
卡得很紧,但是慢慢的把它身体弄出来,
一解开,燕子就迫不及待的展翅高飞,飞向蓝天了,
而我,也剪开了心里的网,飞吧,你是勇敢的,坚强的,
不要害怕,被困时,总有一双手会把你解救。

Sunday, January 26, 2020

一年級




好像你还是个小贝比,
怎么忽然就上小学了。

公公缝制了校服,
爸爸买了校鞋,妈咪买了新书包,
今年开始你就要穿上这身装备。

虽说一早已经准备你心情,
开学前一晚你还是情绪哭了,
舅舅过来陪伴,哭着哭着睡着了,
让人担忧,心疼。

第二天舅舅要上班不能见证你上学,
妈咪发了你在课室的照片过来,
一脸愁容,眼睛红红,流泪边缘,
但你没哭,勇敢的,顺利的上完课,
放工后问你上学心情,一贯乱答,衰仔。

勾起舅舅上小学的回忆,
舅舅幼稚园哭,一年级也哭,
你的婆婆我的老母,
被逼在课室外陪伴一星期,
有够丢脸,你比舅舅勇敢几倍。。。(笑)

忽然就明白父母的心情,
盼孩子长大,忧孩子遇挫,怕孩子有事,
我们叫这为牵挂,这心要牵着挂着一辈子。

翔布,舅舅盼你在学习找到乐趣,
在运动上勇敢积极,认识很多朋友,
开心的,平静的度过你的小学生涯,
童年,是人生最贵的礼物,舅舅陪你。

Wednesday, January 22, 2020

握住幸福




你要我在婚礼唱这首歌,
谢谢你,让我在你的婚礼上唱歌。

你是我最有默契的歌唱伙伴,
往往练习一次,我们就可以上台,
这种默契找不到了。

你是善良女生,一如你的名,
失败两次的感情,
让你一度对爱情怯步,
是他让你走出来,
是上帝让你重新去爱,
我为你开心。

因为忙碌,
我也练习一次就上台了,
匆忙中随便用手机录下,
录下我真诚祝福,
录下曾经用心爱过你的岁月,
(而你不会知道)
以后,只有我一个人唱,
以后,也许再不会如此唱。

音响不好,一开始有点甩拍子,
幸好最后有抓对,
愿你和他,幸福,安康,平安,喜乐,
我心里最真挚的声音。

Saturday, January 11, 2020

4 Rambai




全四年级最吵这班,
最亲的也这班。

各种各样的孩子皆有,
嗓门超大的 Darren ,
声音小到像蚊子的 Zi Qiao,
顽皮爱闹的 Neel,
听话的班长 Hao Chun,
这是我唯一记得全部 30 人名字的班。

通常美术男生都很差,
这班男生出乎意料的强,
Aryen 蛮有天分的,
不过很好胜要强,
学期结束我宣布全班三强,
他不在三强里面,竟是当场哭了,
后来我留他下来,聊天鼓励,
他才展颜欢笑。

几个女生喜欢黏我撒娇,
尤其是 Ru En,Jia Rae 这两个,
午休时间爱跑来画室找我。

最后一堂课,
我说谢谢你们做我的学生,
给了我美好的一年。
明年也许我不会再是你们老师,
小鬼们纷纷嚷不要不要,
老师我们要你继续教我们,
Aryen 这小鬼头跑来抱我,
Hao Chun 想抱不敢抱,
我说来,他就跑来抱,问我明年教他吗,
我说不懂,你要我教吗?猛点头,
好吧,我被融化了。

最后一堂了,老师有个要求,
来个 Wefie !!耶!
众小鬼疯了,前拥后挤的拍照,
谢谢你们,做我的学生。
老师只盼望你们在往后人生,
享受艺术,让艺术活在你们的生活里。

Sunday, January 5, 2020

再見,小活力




我一直是画画的圈外人,
也许对于绘画感觉不确定,
总在徘徊边缘。

2014 年,适逢失业,
有点迷茫,随口问了翠铃,
她热心的把我推荐给绍远,
那次以后,总算正式 “踏入” 画画的世界了。

因为小活力,因为文桥,
我接触了绘画的新天地,
体会了绘本的美丽。

在此之前,
我一直以为绘本是小孩子才看的东西,
岂不知,那是介于孩童与成人之间的奇妙创作。
要有大人的画工,却要小孩的笔触,
大人的思维,可是又要小孩的思想,
一开始我根本画不出,
童画需要抛开所谓“画工”。

因着小活力,让我这个圈外人,
有机会一窥艺术的美丽与哀愁,
也发掘自身的潜能,
第一次看见自己的作品刊登在星洲,
多么开怀,那不是什么旷世巨作,
可是是我和小活力作者编辑们的孩子,
就这样画了几年,每次作品刊登我都会剪下来收藏。

感恩在这期间,
有机会出版了自己的两本绘本,
认识了一直敬仰的美容姐,
我小时候很喜欢读晨砚的文字,
没想过美容姐就是晨砚,
有一天竟然有机会画她的故事,
她一再挑剔我的画,
我却因此获益良多,对美容姐我心存感激。

今年收到小活力停刊的消息,
内心是有点空空的,
不至于悲伤,但感觉若有所失,
真的要结束了吗?
这是我画画起点的地方啊,
怎么才刚开始就要结束。

要感激翠铃和绍远,
他们是我画画路上的开路天使,
感激慧贤, 以后也不会收到她催稿的信息,
还有因着文桥认识了玉美,
她是我踏入美术老师界的天使。

一个小活力,
却把每个人link在一起,
让大人小孩都得到了滋润。

我想,她根本就没有结束,
她只是要启程另一个新的旅途而已,
上帝的恩典满满,
我想我要感谢上帝赐我绘画的能力,
可以把喜怒哀愁用纸笔表现出来。

活力号没有停航,
她只是要迈入下一个航线,水手们,我们继续前进。

Wednesday, January 1, 2020

一月一,平安




2020 就这样来到,
今早阳光明媚,清风徐来。

谁能想到我们的倒数夜,
是在医院度过。

弟弟前天开始发烧,
反反复复退了又来来了又退,
昨晚忽然烧到 41 度,
我和妹半夜赶紧送他到急诊室,
室内我们疲惫不堪,
室外隐约传来远处烟花喧哗,
折腾到半夜三点才回家。

B 生日,在电话里陪着我聊天,
舒缓我的不安,很感激有她。
弟弟趴在我肩膀,哭累了,我见犹怜,
今早暂时退烧,没有昨天那么烫。

回来睡没几个小时,
中午又去招待印度来的弟兄,
分别六年,再次大马相遇,谈很多,
回到家一整个累垮。

一月一日,如此疲倦展开序幕,
虽然没有用 “平顺” 来做一个开始,
但上帝最后让我们用 “平安” 作为结束,
为此,我心存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