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21, 2022

似乎




接近三年的封锁,
世界似乎变了样,
又似乎没有改变过什么。

我不再日日书写日记,
似乎已无何可言,
其实只是不够勇敢的面对自己。

上个月回去家乡,
叔公去世了。
曾经我们也来往密切,
后来是如何渐行渐远。
丧礼上,他的儿子对我们保持距离,
我和妈说,亲戚一场,
我们仁至义尽,无所谓人家如何对待,
那天下了好大的雨,
似乎把一切都洗刷清净,
又似乎残留着顽固的痕迹,回忆。

我上课,吃饭,睡觉,
很少读书,很少画画,也不写字,
可以去旅行了,我却不知要去那里,
似乎静如止水,却又蠢蠢欲动。

似乎回去了,却是回不去了。

Friday, May 6, 2022

CF




老板娘叫我带领 CF 的时候,
内心是百般不愿,
苦于无可推托只好接下。

CF 就是 Christian Fellowship,
新学校是基督徒创办的学校,
老师们大多数是基督徒,
于是老板娘才有了 CF 之念,
一个月一次的,把信主的老师们聚在一起,
唱诗赞美,祷告,分享经文。

由于只有我曾带领诗歌,
于是顺理成章的交给我负责,
天知道我已经两年多没有领唱,
疫情期间,我变相的离开了信仰,
变成属灵漂泊的野鬼,
每天都在想着要不要变成无神论者。

一开始懊恼找不到吉他手,
难不成要我清唱,
却阴差阳错的认识了 Susana 这位吉他手,
于是两人莫名建立了友情和默契,
她弹我唱,生锈许久的歌喉再次启动,
我忘了我曾如此热爱唱歌,
练习期间,她分享见证,
我默默听着,想起曾经爱主的模样。

是祂故意安排的吗?

上个月放学后,大家聚在课室,
开始了我们的第一次 CF。

唱歌,祷告,分享,彼此交流,
当诗歌的旋律和歌词再次悠扬在空中,
我忽然找回自己曾经的模样,
怎么会丢失了,丢得太远都找不回,
我看见带领查经班,为人祷告,
助人读经,日夜操心弟兄姐妹的每一个我,
会后,大家交流,分享彼此的挣扎软弱,
校长感谢我的带领,我有点不好意思回应。

祂是故意的,我知道。

封城榜_Day 777




去年最后一天写完这系列,
就不再更新了,
二月是马来西亚疫情最严重时期,
几乎 90% 认识的人都中招,
包括我的妈妈,还有疑似确诊的爸爸,
学校每天不是那个老师就是某个学生,
而我神奇的,依然是 “ 处男之身 ”,
我怀疑自己其实确诊过,
只不过每次去检测都是阴性。

如此风风火火的,
到了三月尾,疫情开始下降,
四月一日,国界开放,
同事立刻买了机票飞韩国,
也不在乎韩国疫情比我们还严重,
我把护照拿出来看看,上次出国是 2019 年尾,
曾经浪迹天涯的那个我,还浪得起吗?

五月一日,
政府宣布进出场所不再需要扫描,
口罩可以自由脱下,连一公尺距离也免了,
上星期回去教会,又陌生又熟悉,
几乎完全回复到疫情之前,
看来马来西亚真的达到全民免疫,
病毒都怕了我们。

走在路上,许多人还是戴着口罩,
两年多,变成习惯了,
忽然回到 “ 正常 ”,
人们却似乎想念那段 “ 不正常 ” 的时光,
封城日记,到此正式结束。

Saturday, April 30, 2022

離別,昆蘭




傍晚,斜阳如蛋黄,照射荒芜旷野,
本来该昨晚离境,去到埃及西奈山的我们,
此刻徘徊在昆兰 Qumran。

昆兰就是发现死海古卷的地方,
死海古卷乃目前发现最古老的圣经抄本,
许多人把这当成圣经是真实的证据。

于我,信的人,有没有古卷都信,
不信的人,耶稣站在他面前他也不信,
我倒是对这里的考古价值感兴趣。






话说回来,为何还滞留以色列。

就在昨天,本来去埃及的计划,
因为毫无预警的政治动乱,忽然关闭边界,
埃及那方因为得不到警方的 Permit 不让过境,
造成我们必须留待多一天。

多出来的一天,酒店房间退了,
无处可去的我们,被导游带来了昆兰,
这对我来说,不可谓不意外惊喜。

方圆百里的荒野,深藏许多天然石窟,
那些洞穴就是死海古卷的收藏地。
遥望四周,那么的荒凉,寂寞,孤独,
当年在这里抄写圣经的那班人,
不孤独吗?不恐惧吗?
又或许,抄写神的事迹让他们幸福。

七点,终于收到警方 Permit 通知书,
为防夜长梦多,大家赶忙上车,
彻夜离开以色列,到达边界 Taba。

离别之前,回头再看一眼应许之地,
这段旅途,找到答案了吗,
这段旅途,还是没有答案,
但以昆兰做为结束,我很满足,
终于,写完了,不知何日再相逢。



Saturday, April 23, 2022

伯利恆之星




两千多年前,
伯利恒是个小城,
两千多年后,
她依然是个小城。

来到的时候,
已近黄昏,
这是行程里最后一个 “ 景点 ”,
主诞堂 Church of Nativity。

主诞堂顾名思义,
是纪念主耶稣降生的地方。






里面在大装修,
据说是约旦国王出钱修建的。

此教堂建于西元前 339 年,
非常非常古老,
6 世纪的柱子画着圣徒,
教堂中间有木板覆盖并且掀开的区域,
展示着 4 世纪时的马赛克地板。

人们都以为救世主降生之地,
非富则贵,要不皇宫,要不城堡,
祂却选了肮脏,不起眼的马槽。

马槽如今已被层层叠叠加建,
变成了一个 “ 小神社 ”,
要进入观看,
必须通过一个极度窄小的洞,
只见一堆的人挤在洞前。






好不容易挤了进来,
看见镶嵌在地上的伯利恒之星,
三博士当年看见的星是这样的吗?
他们找到了星星。


你们从前出去到旷野,是要看什么呢?
要看风吹动的芦苇吗?
你们出去到底是要看什么?
要看穿细软衣服的人吗?
那穿华丽衣服、宴乐度日的人是在王宫里。
你们出去究竟是要看什么?要看先知吗?
我告诉你们:是的,祂比先知大多了。
路加 7:24 ~ 26


我找的星,
不在耶路撒冷,
不在伯利恒,
不在旷野,
也不在教堂里。

我在找一首儿时歌谣:
美哉小城,小伯利恒,
你是何等清静,
无声无息,深深睡着,
景星悄然惊醒,
在你漆黑的街衢。。。

我找的星,不在这里。



Friday, April 15, 2022

畢士大池子




圣地许多景点真假有待确认,
后期加工或人为成分居多,
但毕士大池子( Bethesda )是真的。

毕士大池只在圣经出现过一次,
日后却成了著名情节之一。

我一直以为那是个低矮的池子,
没想却是 13 米高的所在,
要走好几层阶梯才来到底下的水池。

毕士大池有何特别?
传说中,每隔一段日子,
天使会定时下来搅动池水,
凡是当时下水之人,万病皆除,
于是人潮汹涌。

耶稣来到池子,
那里有一个躺了 38 年的瘸子,
耶稣问,你要得医治吗?
瘸子埋怨说他已经等了好几年,
每次天使下来的时候,他都错过,
来不及下水,失去机会。

耶稣听了,命令瘸子起身,走路,
立时对方就起了身,健步如飞。






两千多年过去,
池子里的水早已枯涸,
剩北池还有一些水,
四周残败的拱廊,柱子,
诉说着千年以前的喧嚣热闹。

散步在废墟之中,
幻想着瘸子遇到耶稣的画面。

许多传道都说这个瘸子不积极,
怎么可能躺了 38 年都没有机会下水,
当耶稣问他要得医治吗?
也是答非所问,不应该是立刻说要么?
说明他并不想改变现状,
已经接受了命运。

有时候,病太久,
从此不再相信神迹,
人生就是这样,
活着没有意义,
但又怕死,
于是行尸走肉,
得过且过,苟且偷生,
不然可以怎样?

做了太多年的瘸子,
你已经不敢,不愿,也不相信飞翔,
毕士大池一直在,只是你不肯再下水,
愿意得医治吗?你答非所问,
但医治真有那么难?

不,得医治甚至不必下水,
只需要祂的一句话,
关键是,你想得医治吗?




Friday, April 8, 2022

拉撒路之墓




圣经最短的经文是哪一个?

约翰福音  11 章 35 节:
“ 耶稣哭了。”

耶稣为什么哭?

马大,玛利亚,拉撒路三姐弟,
是耶稣很亲密的朋友,
她们经常邀请耶稣到家里用餐,听道。

但是拉撒路死了,
生病而死,耶稣来到的时候,
已经是拉撒路死后第三天,
马大和玛利亚抱着耶稣痛哭,
说如果耶稣早点到,拉撒路就不会死。

于是耶稣哭了,
因为拉撒路死了,
因为他的两个姐姐那么的悲痛。






耶稣来到拉撒路坟前,
吩咐人把石门推开,
祂要叫拉撒路复活。

大家纷纷摇头,
说人都走了三天,怎么还能叫他起来,
包括他的两个姐姐,
但耶稣坚持,人们于是做了,
“ 拉撒路,起来吧,我在这里。”
话音刚落,
全身包扎的拉撒路就从墓里走了出来,
众惊喜,姐姐们冲向前抱着拉撒路。

其实耶稣前天就听闻了拉撒路死讯,
但祂故意延迟两天才过来。

祂哭,
不是因为拉撒路死了,
是因为他们依然不相信祂,
不相信祂是神的儿子,
不相信祂有叫人重生的能力。

“ 起来吧,我在这里。 ”
祂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