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27, 2021

封城榜_Day 494




其实是我先感冒,鼻涕狂流,
喉咙很多痰,都是黄色的,
除此之外,没有发烧,没有咳嗽,
我当作是感冒,不过这次感冒特别久,
持续了十天,以往大概两天就康复。

待我痊愈后,
就是妹妹的家婆开始发烧,咳嗽,
然后轮到妹妹,除了发烧还泻肚子,
我们都惶恐不安,内心默默祈祷没有酱好彩,
几天后,妹妹自己决定去检测,
当天就拿到结果,是阳性,确诊了,
该来的始终会来。

当下却出奇冷静,没有恐慌,
似乎预了迟早要发生,终于实现而已。

妹夫,还有两个小瓜因为没有症状,
全部搬来我家,妹妹和她家婆在另一间家隔离,
我开始了 “ 家庭主妇 ” 的日子,张罗一日三餐,
还要带孩子睡觉,做功课,洗澡,玩耍,
才做了两天 “ 主妇 ”,第三天弟弟开始发烧了,
赶紧送回去妈妈那儿,第四天,轮到哥哥发烧,
然后妹夫,全部再去检测,全家确诊。

除了我检测出阴性 Negative。

我也不知为何我那么 “ 幸运 ” 可以逃过?
难道之前的感冒其实是确诊,只是我并不察觉?
糊里糊涂的痊愈,有了抗体而不自知?

这些都没有人会知道,
现在最重要是养病,赶快走过这场风雨。

幸运的是,妹妹很快痊愈,然后到她的家婆,
烧退了,嗅觉恢复了,咳嗽咳少了,
大瓜也是很快,烧了一两天,第三天就康复了,
只有小瓜,一直不停的烧,徘徊在 37 度左右,
昨天忽然一下子飙升到 39,我吓坏了,
却不能在他们面前表露情绪,打给医院,
医院叫带去检查,我一个人在家等候,准备晚餐。

他们走了,我忽然就流泪,不知为何如此脆弱,
跪在地上不停祷告,祈求上帝保佑弟弟,不要让他有事,
一直祷告,一直祷告,也跟朋友信息我的恐惧,
感激很多朋友在我无助恐慌时,陪我祷告,听我倾诉。

晚上八点,他们回来了,医生检查了两个小瓜的肺,
说一切安好,没有感染现象,发烧是因为身体在抵抗病毒,
必须的,叫我们不要再给退烧药,只要他不是神智不清,
就让他烧,一定要让免疫系统工作才可以打败病毒。

半夜弟弟又烧起,这一次妹妹决定相信神,
不再依赖药物,就这样守着弟弟,神奇的是不再喂药,
弟弟自行降温了,39,38,37,
到了今早吃过早餐,第一次回到正常体温 36,
感谢神,祢是最伟大的主,我跪下祈祷。

人的身体真的很奥妙,世上再怎么先进的科技,
造不出人体里最精密的免疫系统,人类历史几千年,
战胜病毒的,并不是什么药剂或疫苗,是自身的免疫力,
这是上帝赐给我们最珍贵的礼物之一。

悬挂了很长时间的一颗心,昨晚终于稍微歇下,
我睡了一个很沉很沉的觉,醒来又是新一天。

Tuesday, July 13, 2021

封城榜_Day 480





是应该记录一下的。

“ 期待 ” 已久的过万,11076,
一万一千零七十六,轰然空降。

很久没发文,
辞职之后,陷入前所未有的低谷,
有一天,一个人在房间发抖,哭泣,
什么也做不到,对一切感到乏味,
以前再怎么难过,都不曾试过这样,
对未来充满绝望,严重怀疑自己,
感觉被世界抛弃了,没有人再需要我,
忽然很害怕,怕这是忧郁症的症状。

当下想起一个曾被忧郁症所苦的朋友,
于是信息了她,她没有敷衍我,否定我,
反而接纳我所有情绪,告诉我要忍耐,要相信,
我泣不成声,太多恐惧,把我压垮了。

感谢,那次之后,有走出来,
其实每天还是要跟这种情绪对战,
但我直面它,会找朋友倾诉,并接纳自己,
有几个凌晨和半夜睡不着,起来祷告,
唔,这是过渡期,会过去的,
我想是疫情把人搞忧郁,
开始明白那些人为何要自杀。

也因为这低谷,我重新寻找上帝,
已经很久没试过一天祷告那么多次,
如果这个是祂的计划。

上星期 A 和他两个姐姐确诊了,
我没有想过会是他们,大家一下子懵了,
A 之前要上门找我,被我拒绝,是幸运吗,
他一开始不算严重,可是几天后开始发烧,
两个姐姐也是,我们无能为力,除了祷告,
在灾难的面前,我们是如此软弱,
主啊,求你顾念我们不过是脆弱无助的人类,
我们没有办法,只有你可以让这一切停止,
主啊,抓紧我,抱我,我没有力气了。

Sunday, June 20, 2021




Cassie 信息我可以录诗歌给 Aunty Lai Wan 吗?

Aunty Lai Wan 感染了 Covid,
因年事已高,她知道自己熬不过,很坦然的接受死亡,
要儿女不要抢救,她选择安静的离开,并且期待早日见到主耶稣。

我以前事奉过乐龄组,虽然不觉得自己付出过什么,
但她们一直都记得我带领过的诗歌,
后来我属灵软弱,不再事奉,不再唱歌,教会也少去了,
加上疫情,教会关闭,我其实已经变相的离开了神,
Cassie 要我唱时,有点挣扎,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再唱诗歌。

但我唱了,唱《野地的花》,《恩典的记号》,
《如鹿切慕溪水》,《这一生最美的祝福》。
我以为忘记了怎么唱,歌词却原来已经深印在脑海里,
太久没唱,声音退步了,唱法生疏了,但是旋律一直在心里,
我缓缓唱着,想起了自己曾经为主唱歌,为主而活的模样。

Cassie 说 Aunty Lai Wan 很开心听了这些歌,
她的内心平静,喜乐,她们陪她度过生命的最后时光。

昨天早上,Aunty 走了,走得很安详,没有遗憾,
我呆呆的度过一个早上,也不是难过,只是很多感想,
想着自己怎么就忘记了唱歌,忘记了上帝,忘记了爱。
我知道,祂借着 Cassie 和 Aunty Lai Wan,来提醒我要好好的活出生命意义,
愿 Aunty 安息,她已经牵着耶稣的手,无忧无虑。

野地里的花儿,每天都在用心的活着,你呢?

Thursday, June 17, 2021

封城榜_Day 454




正当我做好准备即将迎来一万单确诊的时候,
它又跟我降回一天五千多。

好吧,是应该开心的,不是吗。

目前最高去到一天九千多,然后就降到六千,五千,
有人说是政府在背后操控着数字,
申请到疫苗,7 月 23 日,AZ,英国疫苗,
又有人说这个疫苗副作用很厉害,要小心之类,
我怎么不知道周围原来那么多专家和预言家?

因为封城,楼下的工地终于停工了两星期,
我很开心,不夸张,每天响彻天际的动工吵杂声,
让我差点患上抑郁症,我希望这个工地就此破产,
这片空地被丢弃,他们多少人失业我完全不在乎,
是的,疫情期间,人的精神会失常。

Aunty Lai Wan 感染了 Covid,加上她,
教会目前有九个人感染病毒,其他人已经痊愈,
但是 Aunty Lai Wan 因为年纪大,情况危急,
其实大家都已经做好准备,她即将离开人世,
她告诉家人,如果情况恶化,不要努力抢救,
上帝要她走,她随时做好准备,无所畏惧,无遗无憾,
多么勇敢的人生,我不行,我怕死,我太多遗憾。

学校继续关闭到我工作最后一天,
见不到亲爱的同事一面,见不到孩子们一面,
无法拍下在学校的最后一张照片,但也不用再见那些牛鬼蛇神,
凡事总有好和坏的,我以后还会是一个老师吗?
目前只应征过一间学校,对方没有请我,上网发现工作难找,
我也提不起劲去找别的学校,一股非常强烈的疲倦感,
就酱颓废的过了两个月。

终于下雨,那几天热到我怀疑人生,
许久没有出远门,三月时跟朋友唱 K 和爬山的回忆似乎好遥远,
几时可以回家乡?几时可以去旅行,几时会找到新的工作?
几时会回到教会?几时遇见下一段感情?几时这一切会过去?

几时可以 “ 回去 ”?也许我们都再也回不去了。

那天和金玉聊视频,她还是开朗活泼,聊工作,人生,教会,
聊到很夜,但这次面对她没有那么压力了,
还有人愿意和我这个怪人做朋友,是应该感恩,
我很羡慕她总是活得很坦率,虽然她说她总是情绪低落,
又没有人生目标,还很难相信耶稣,但这些她都承认,
我压抑的性格,让我很难坦然的面对她,总是觉得自己活得不真实,
那么多年在教会,我都没有真正的面对过我自己,
于是面对她会莫名的自惭形秽。

这辈子,我把许多东西推开,把好好的工作推开,
把教会好好的人际关系和所谓地位推开,把一段爱情推开,
把很多好朋友推开,也把上帝推开,推得远远的,
却没有变得开心,才发现没有真正的爱过自己,接受自己,
工作对我不好,我走,教会对我不好,我走,朋友忘记我,我走,
她好像不爱我,我走,上帝肯定也不爱我,那我走。
我就这样把他们一个个的从我生命里推出去,终身孤寂。

我想回到 “ 过去 ”,但是 Alex 告诉过我,
不要想回到过去,因为我们都不可能再回到过去,
我们唯一可以掌握的,只有当下,掌握了当下,才可以创造未来,
对啊,其实一直活在过去的人是我,金玉说的没有错,
她说我在这里书写的,都是过去,
不要再缅怀过去,那都已经追不回,抓不到,问自己,
你想成为一个怎样的人?好好的去活一场,上帝没有遗忘你,
要无所畏惧,要无遗无憾。

Wednesday, June 9, 2021

耶穌與阿拉




这是约旦城里某家纪念品店。

逛着逛着,柜子上同时摆着基督教和回教的纪念品,
一边十字架哈利路亚,一边真主阿拉保佑你,
井水不犯河水,两者和平共存,各自守候一片天,
我呆了,这在我的国家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我问店员这样 OK 吗?
他说这只是纪念品,跟信仰没有关系,
多么睿智的一位哲学家,我俗。

想不到犹太人和回教徒之间的和平之日,
在普通小小的纪念品店里实现了。

Monday, June 7, 2021

安曼




据说安曼 (Amman) 名字来源于亚扪 (Ammon),
圣经记载亚扪人是罗得的后裔。

罗得乃亚伯拉罕的侄子,
当年他们分家后,罗得去了索多玛一带,
之后因为索多玛罪恶满盈,上帝要降天火灭城,
毁灭之前因为顾念与亚伯拉罕的承诺,
决定留下罗得一家的命,命天使带他们逃了出来。

他们才离开没多久,天火降下,把索多玛灭了,
罗得和他两个女儿无处可归,住在山洞里,
时日过去,两个女儿担心自己嫁不出去,没有孩子,
于是把爸爸灌醉,和爸爸行房,怀下了孩子,
生下孩子,一为摩押人祖先,一为亚扪人祖先,
这两个种族是乱伦的后裔,
亚扪人现今应该不存在了,只留下名字。

没有时间游览安曼,这里只是回来睡觉的地方,
每次参观完一堆景点,就直接回酒店,
因为跟团的关系,我也没能自己一人到处乱走,
于是到离开那天,对她的印象都只是模糊。
感觉这是个很慢的城市,到处灰蒙蒙,没有太多颜色,
临走那个早上,在酒店阳台拍下了唯二的街景,
希望有一天有机会再来细品这座 “ 安 ” 宁又 “ 慢 ” 的古城。



Wednesday, June 2, 2021

葉門,字典國度的奇幻之旅




五月份完成的书。

台湾译为叶门,
但我还是喜欢大陆的译名  -  也门。

也门在我旅行的清单里,
可惜连年战乱,一直去不到,
想去也门,因为萨那,希巴姆,还有龙血岛。
传说萨那的建造者是挪亚的儿子  -  闪,
英文叫 Shana,名字转变自 Sham 闪,
希巴姆被称为沙漠里的曼哈顿,
乃因那好几座建立在沙漠中的高楼大厦,
千年前的人类已经掌握盖高楼技术,
龙血岛顾名思义是岛上的龙血树。

读这本书之前,对这个国家一无所知,
读了之后,也只是略略摸过皮毛,
当然,要理解一个地方怎么可能只用一本书,
不亲自在那边生活过一段时间绝不可能。

这不是旅游书,
是一部讲诉也门民族,文化和历史的记录,
作者因为工作关系会说阿拉伯语,
跟当地人混得很开,这是我向往的,
他知识渊博,历史文化信手拈来,
不过太多注解,读到我头晕脑胀,
读完这本书,也门的游走路线又增加了,
巴拉奇胥,索杜谷地,亚丁,希尔哈尔。

历史上,也门曾经分裂成两个国家,
南也门和北也门,1990 年合一,距离现在也不是太久,
还有那位独裁君王,雅哈雅伊玛目,
太多名字,记得的只有这一位统治了也门长达几十年的君王,
也门也是中东史上唯一存在过的社会主义国家。

先知说:
“ 世间有三处天堂,库拉珊的莫甫,
叙利亚的大马士革及也门的萨那,
而萨那更是天堂中的天堂。”

按照联合国和平指数排名,
也门在 163 个国家里排名 159,倒数第五,
那么多年过去了还是战乱不断。
现在加上疫情,更加不用想,
上帝创造的地球本是天堂,是人类把自己赶出伊甸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