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17, 2019

孩子,我一直在這裡




中学时期读过晨砚姐的书,
也买过她的小说,
从没想过有一天可以为她的文字作画。

接触文桥出版一段时日,
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她是主编。

这本 《孩子,我在这里》,
一开始阅读,就被触动,
看似简单的文字,内中含义却是比海深,比天高。






父子玩抓迷藏,
怎么躲,怎么藏,都被爸爸发现。

轮到爸爸藏,孩子却如何也找不到,
于是爸爸主动现身,让孩子看到。

你可以把它当成一本纯粹的父子关系绘本,
但身为基督徒,你知道书里说的爸爸和孩子指的是谁。






创作这本书,可谓心力交瘁,
因为当时的我也在和“爸爸”玩抓迷藏。

画了第一批稿交上,
晨砚姐叫出来见面,指出我画不好的部分。

她说爸爸画不好,眼神动作里看不出对孩子的爱。






她说得对,当其时经历工作压力,
感情出问题,面临分手边缘,
加上对未来的迷茫,还有人际关系上各种苦毒,
我看不见爸爸! !感受不到爸爸,怎么画出爸爸?

爸爸真的爱我吗?

画不出更是沮丧,拖了很久没有成品。






后来的后来,工作丢了,感情也没了,
一无所有,却反而安静下来。

这一次,我告诉上帝,要把书送给祂,
请给我平安,于是那慌乱的心,渐渐平安下来.

我跟绍远说,我要重新画过,
心无旁骛的一笔一笔勾勒爸爸和孩子。

当我愿意谦卑,承认自己软弱,
面对自己的黑暗,不再躲避的时候,我画出来了。

画到一幕孩子因为找不到爸爸忍不住哭泣的画面,
我自己却掉下眼泪,想起自己的逃避和懦弱,想起祂的不放弃。






书里一些画面设计是我想出来的,
比如爸爸的脚变成树,身体化为每个隐藏的风景,
比如可爱的小动物帮手,这些晨砚姐都没有说什么,
她给我很大的创作空间。

感谢她给我上了宝贵一课,
愿意让我画那么美的一个故事;
感谢绍远,他作我们的中间人,跑了好几次,
如果没有他调和,我会更累吧,感激他设计绘本,我很喜欢。

当然,最感谢的,是父,
祂爱我,就算我努力把自己藏起,
祂却知道如何把我找回来,
借着绘画这本书,我看见自己,看见爸爸。

爸,这本书送给祢。

Friday, February 8, 2019

二月八,年初四




2019 的一月就这样结束,
漫长得好似一年,快速得好像昨天。

一月份开始有自己的课,一人负责 6 班,另外辅助 6 班,
一班 30 个小孩,一个星期里我要面对 360 个小孩。
前面两个星期紧张得每天吃不好,睡不稳,
后来渐入佳境,现在已经不怎么紧张,知晓如何安排应对。

但其实在学校最大的挑战不是面对孩子,是大人。

电视剧里的宫廷争斗,在学府里活生生的上演,
一群宫女妃子(女老师)努力争宠上位,渴望皇上(正副校长)青睐,
才短短一个月,我的 Art department 就已经上演了几次争吵,
从第一天上班就知道 HOD 和其他三位同事不妥,
今年开学为了教课的时间表,她们就跟 HOD 吵了不止一次。
大大咧咧的我,夹在一群女人中,每天小心翼翼的说话,行事,
深怕不知何时又得罪了谁,被砍头也不知道。

跟男同事相处比较愉快放松,没有太多心眼,
但我们这些男人在皇宫里也自身难保,
要不成了太监,要不就是没有实权的文官武将,
R 跟我最要好,但是他刚刚 “ 被离职 ” 了,
他没有错,错在太善良,太天真,被哪一个皇妃杀了也不自知。

我这浪人,只想远离江湖,浪迹天涯,虚空荣华,拿去吧,我不稀罕,
但这段期间,需要忍耐,再给自己两年时间,经验储够就走,寻找广阔天空。


。。。。。。。。。。。。。。。。。。。。。。。。。。。。。。。。。。。


这世界好像越来越失控,每个人都不由自主的向前光速飞行,
我想龟速,但世界不容许,我被动的往前奔,头破血流。

世界在前头,十架在背后。

耶稣是谁?

他好熟悉,他很陌生。

今年的属灵愿望写了一个很笼统的 “ 寻找神 ”,
要怎么寻找?去那里寻找?我应该知道答案,以前跟人读经时对答如流,
现在自己却成了圈外人,遍寻不着正轨。

我不清楚自己现在灵魂的重量在那里,可又任由他轻飘飘的悬浮,
冥冥中好似有一条似有还无的线在牵引,是魔是神由我。


。。。。。。。。。。。。。。。。。。。。。。。。。。。。。。。。。。。


拖延了两年多的绘本终于出版。

赖老师前几天发信息给我,说要把我投稿的文章结集出书,
心里感恩他的欣赏,回说好的,却也没有太兴奋。
人到中年,心里平静得没有一丝涟漪,无大喜无大悲,
虽然过得安稳,但再也写不出以往那种撼动(或装逼?)的风花雪月,
拿着绘本,心里也是平静,我想现在的创作也许是时候换个跑道。

很少听歌,很少听见让我感动的歌,
以前为了一段歌词,怔怔了去,想来不可思议,
年轻时是柔软的,一首歌,一幅画,一本书,一个人,
都让你奋不顾身的爱下去,同时也义无反顾的恨,还真可怕。

可是你真。

还有旅行,最近在读谢旺霖的 《走河》,
自从《转山》以后,很难再有一本游记引起我的兴趣,
书里写他从恒河下游走到上游的点点滴滴,
依然是印度,依然是可以挑起我灵魂深处的国度,
我喜欢谢旺霖,他的游记写的都是他的懦弱,胆怯,无知和脆弱,
不是多勇敢,多坚强,他走了河,转了山,依然是个没出息的旅人,
就像我啊,我没有跟其他人一样变成旅游达人,出书又上节目,
依旧窝囊的活在世界的某个角落,孤独着,繁华着,也哀傷,也感恩。我是我。

也许学校让我喘不过气的是,不能做自己,
世间最可怖,乃是不能拥有自己,连影子也失去。
这是一个不能做自己的城市,这是一个只能爱自己的世界。

我很久没有转自己的山,走自己的河,
心中是否还有山,还有河?
有的,我还有一座山,一条河,一片雪地,一座城市,
一爿沙漠,一只鹰,一片草原。

二月,再让自己沉稳一点,耐心一点,一定会找到路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