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31, 2020

九龍城寨之前世今生




第一次听闻九龍城寨,
是从 YK 口中。

九龍城寨建于香港清朝,
初时只是寮屋几间,
后来成了各地非法移民的温床,
逐年扩建,渐成一城中城,三不管之地。

所谓三不管意思是:
中国管不到,
香港不敢管,
英国不想管。

到了80年代,
里面架构起各种错综复杂的违建筑,
街道,巷口,俨然一副旷世奇观,
百家千业,龙蛇混杂,自成一国,
各处逃犯匿藏里头,政府拿它没办法,
九龍城寨成了香港一道又丑陋又美丽的风景。

听了之后,我心生向往,
可惜知道得太迟,
想前往一探究竟时,
得知它已在1993年拆除了。






香港政府视之如毒瘤,
世界各地却有人趋之若鹜,视如珍宝。

其中以日本人为甚,
他们迷恋着九龍城寨的一砖一木,
认为那是建筑界的奇葩神迹。

九龍城寨拆撤,
香港人欢呼,日本人却伤心欲绝。

城寨拆除以后,对此地执念很深的几个日本人,
竟是把这份迷恋延续于东京川崎,
把它的建筑风格一模一样,
完美复制到了一座电子游戏中心,九龙电脑城,
神奇的还原了九龍城寨当年的风貌。






我是到了东京才无意得知此地,
于是搭火车来一探心中遗憾。

走出川崎车站,
大概步行十分钟就会看到一栋锈迹斑斑的大厦,
和旁边光鲜整洁的建筑立在一起,显得突兀而震慑。

大门感觉像鬼屋,自动打开,
里头传来一声声亲切粤语:
“ 快 D 返去啦,你阿妈知唔知你嚟呢度?”

如果说九龍城寨是建筑界的奇迹,
那么这个山寨九龍城简直是奇迹里面的奇迹。

各种仿真到让我目瞪口呆的工艺,
一一呈现在眼前,抬头,时空错乱,
入口处是一走廊,设计成 “ 鸡窦 ”,
从窗口隐约可见个女人(偶)躺在床上接客,
从墙壁,到地板,到电梯,到厕所,
甚至饮品贩卖机,故意设计得破破烂烂,
一旁卖着以假乱真的假烧鸡腊肉,
头顶到处乱飞的霓虹招牌,都是香港特色。

每一寸地方,
都偏执狂到还原 100% 当年的九龍城寨。

如果不是看见有人在里面打机,
我真会以为自己回到过去。






我最惊叹的是电梯和厕所。

扶手电梯的扶手都是发黄的痕迹,
连按钮号码也不放过,
厕所让人瞠目结舌,
非常肮脏,非常逼真的肮脏,
伸手去摸那些墙壁和水龙头,
是一百巴仙干净的,
可是外观却做得如此残旧简陋,
日本人真的很变态,除此之外找不到形容词。

可能不是假期,加上是工作时间,
里面玩游戏的人潮不是很多,
看到有人玩街霸 2,那可是我少年时期的膜拜。

这个地方,成了我在东京之旅的一道魔幻风景。
如果今天九龍城寨没有被拆除,它会是什么样的存在?

这是两年前的游记,
刚刚得知去年 11 月,因为营运不佳,亏损连连,
这个九龍城电玩中心也拆除了。
当年的九龍被消失,没想到多年后,连它的复制版也逃不过一样的命运,
我的到此一游成了幻梦一场。



Saturday, May 30, 2020

封城榜_Day 74




早上起床,发现桌上摆了蛋糕,
祝我生日快乐,还有一张可爱卡片,
蛋糕是妹妹亲手做的,卡片大瓜所画,
啊,今天我生日,大瓜唱歌给我听,
小瓜只是顾着要吹蜡烛。

下午找 k,后来 A 知道也一起出来,
逛书店,我说要买书送给自己,
餐厅喝茶,现在去餐厅要排队写名,
一桌最多四人,大家戴口罩聊天,
没怎样庆祝,有人陪已经满意。

晚上驴友打来,大伙视讯庆生,
他们今早已经托人外送礼物和卡片过来,
听他们在电话上分享我的优点,
感觉好遥远,太久没听到鼓励和安慰的话,
当然是很感动,有这样一班朋友。

过后和 B 聊天,两人也熟了,
聊有的没的,其实到了这把年纪没有什么要求,
但凡有人记得你,关心你,心内感恩无比,
愿疫情快过去,愿身边亲友平安喜乐,
愿自己找回最初的信心与盼望。

Friday, May 22, 2020

封城榜_Day 66




放假两天了,
我也灵魂出窍两天,瘫痪在家。

那么忙的一个月,好像发了场梦,
可噩梦在假期过后依然会延续,
即是如此,至少此刻让我安恬片时。

昨晚安排了和同事们的网上喝茶,
都是谈得来,要好的同事,
一上网,大伙立马叽里咕噜的说个不休,
似乎压抑了好久的心情,此刻炸开锅,
各种投诉,各种不满,虽然说坏话很不好,
但大家都那么熟,也不顾忌了,
抢着说某某某不好,各种八卦满天飞,
笑得前俯后仰,我讨厌的人,他们比我更讨厌,
整个过程好疗愈的说,看来说坏话是种 Theraphy。

过了一晚,今天心情峰回路转。

莫名抑郁,虽是假期,可那里也不能去,
闷在家里对着墙壁,担心家人,
妹妹喉咙痛了几天,这种时期难免疑神疑鬼。

对于未来,对于工作,对于自身,对于家人,
之前工作太忙碌,根本没时间和自己好好相处,
现在一得空,铺天盖地的空虚忽然席卷而来,
把我淹没在深蓝海里,觉得活着不懂什么意义,
想哭,哭不出来,这是不是无病呻吟?似乎我不该抱怨。

晚上 C 信息,告知我挚爱的 auntie 因为忧虑得了抑郁症,
几天睡不好,吃不下,赶忙打了电话给她,
荧幕那头看见她哭,跟我说过得很不好,很想我,
我也哭了,安慰她一切都会过去,我们都会好好,
不要担心,我爱你,要保重自己好吗?
等疫情过去,一定来看你,两人在电话里流泪,
终是哭出来了。

I thought I was fine,but I'm not,Lord, what should I do?

Monday, May 18, 2020

封城榜_Day 62




不知是太压力,或太疲倦,
我站在提款机前,想不起密码,
按了二十多年的号码,此刻脑袋空白,
狼狈离开银行,坐在路旁用力想,
还是记不起,只能倖然回家,
一边驾车,一股恐怖来到心头,
不是有问题吧?老人痴呆症的前奏?
我不曾试过这样。

后来晚上开完会议,我就记起了。

连续一个星期不停开会,
那天从下午两点开到晚上十一点,
中间两个小时吃饭冲凉,有点崩溃,
校长要在放假前搞好一个 project ,
大家赶生赶死,终于赶得及今早上场,
教完今天,还有明天,我就轻松了,
今晚忽然没有会议,我晃神了一下。

那么忙,到底是有何意义?

前天教师节,忙到完全没去在乎,
晚上开 email,学生寄了迟来的老师卡,
写了一些感激字眼,心里暖暖的,
是为忙碌日子里的小太阳。

还有两天,就是两周的学校假期,
真心希望校方让我们休息一下子,
只是一星期我也满足了。

Tuesday, May 12, 2020

封城榜_Day 56




星期六回到 K 城,
因政府宣布只能当天跨州,
本安排隔天庆祝母亲节,只能取消,
似乎每年母亲节我都不在妈身边。

回来那天妈伤感了,
在家里哭,思念我们,
毕竟相处了两个月,又要分离。

回来 K 城四天,只出门一次,
基本上都宅在家,
离开太久,这城竟忽然变得陌生,
我曾住过这里吗?
看着天台外面的骄阳,恍如隔世。

不知是不是不舍家人,
我自己也是郁闷了几天,
教课完毕,躺在床上发呆。
工作越来越忙,要求越来越高,
每天都有开不完的会议,
似乎比在学校还压力,
我极度想念自己的画室。

昨天去了一趟超市,
平时热闹的 Jusco 寂静如鬼域,
我在家乡出门,没感觉太凄清,
回到这里竟是一股荒凉的悲哀感,
也许家乡本来就寂静,没差,
对比起来,K 城怎么变了如此模样?
叫人不禁唏嘘。

我以为自己喜欢孤寂,
当全世界陪你一起荒凉,
你却开始怀念烟花。

今天马来西亚确诊人数快速下降,
来到新低 16 人,这本该是开心之事,
却难叫人宽心,政府信不过啊,既然下降,
为何前几天又宣布继续封城一个月?
比之前的两星期还多。

世界各地依然乱糟糟,没有下降趋势,
之前一直都零病例的塔吉克在上星期确诊了,
然后就戏剧化的每天飙升几十人,
才短短一星期就去到 6 百多人,可怕,
新加坡没有缓和,美国还是世界老大,
而我对数字已经全然麻木不仁。

关于属灵,关于上帝,关于灵魂,
思不出个所以然来。

我还相信上帝吗?

今晚很想祷告,静静祷告,
跟当初一样,我和祂,静静祷告,
请祂告诉我世界的轮廓。

Thursday, May 7, 2020

苦力,回不去的情怀




我很少看剧,
封城期间,竟然看完了一套剧,
非热门韩剧美剧,
乃台剧《苦力》是也。

一直以来对闽南语剧的印象,
不外是啰哩啰嗦,
剧情狗血没逻辑,
是阿公阿嬷才看的,
没想到《苦力》打破我的偏见。

《苦力》剧情简单,
背景设在 1970 年,台湾基隆。
有富家女爱上穷小子,
有家庭纠纷,有黑帮寻仇,
听起来普通的剧情,
但是用心拍,用心演,
就是不朽的作品。

既叫苦力,
剧里呈现的就是上个时代,
用苦力过活的一群人。

演员选角成功,
个个性格鲜明,
之前都不认识他们,
看完后成了小影迷。
老演员的演技自不用说,
比如演爸爸的李烈,
演福伯和福姆的蔡阿炮和谢琼暖,
有好几场戏看得我泪流满面。

年轻的一班也不遑多让,
男主之一的黄文星原来是选秀歌手,

他把剧里浪子回头,
还有跟秋月的爱情演得丝丝入扣,
看到最后两人终在一起让人忍不住盈眶。

一个好的剧本不会只注重在主角,
连配角甚至奸角都有个好故事,
剧里的坏人,
还有每个小角色都有舞台,
各个角色皆有关联,皆有过去,
既不抢主角光环,
亦在自己的角落闪烁发光。
老赵和老祝的思乡,
乐天和憨三的搞笑,
美雪和马沙最后的遭遇,
紧密相扣,叫人投入。

故事写得好,演员很棒,
还有一个让我喜欢的原因,
是剧里重现的,
是我憧憬的 70 年代。

那时的歌,那时的食物,
简单的人,古朴的街道,
人们都在慢慢的生活,
晚上和邻居一起吃饭,不分你我,
天空还很蓝,河里还有鱼,
是一个美好的时代,
我憧憬,因为已回不去了。
戏里每样道具皆真实,
一点没有作假之感,
仿佛真的回到那个时空。

闽南语很美丽,
看这套剧学了许多,
上个年代的词藻虽土,却真挚感人。
因为这套剧,我还知道了荒山亮,
他写的主题曲,插曲,片尾曲,也太好听了,
闽南词有时比中文词还动人,
尤爱片尾曲《没你在身边》。

三十集的戏,一下子就看完了,
看完的那个下午,我惆怅了一整天。



Tuesday, May 5, 2020

封城榜_Day 49




我已经不清楚现在还是不是 MCO,
自从政府宣布这星期提早复工,
路障消失了,人群涌上街,
到处是车,没有了之前的寂静和安宁。
尤其我家乡是全马第一个绿区的州,
人们更是肆无忌惮的不穿口罩满街跑。

昨天终于可以自由的驾车乱逛,
平时跑步的公园,河畔已经长满茅草,
在金灿灿的夕阳照射下,随风摇曳,
清风徐来,自由,原是如此珍贵。

之前满心期待生活恢复正常,
现在慢慢恢复了,我却为不再有的寂静而惆怅。

本来前几天上升的确诊人数,
这两天又下降了,今天更是新低 30,
但似乎没有人太高兴,包括我,
也许对政府的办事能力实在存有太多疑心。

无论如何,星期六终于可以回吉隆坡,
很少想念吉隆坡,此刻却异常思念。

自从毕业过后,不曾在家乡呆那么久,
这次跟父母一起生活,足足两个月,
以后回想,我会极度感恩。

昨天王菲网络直播,
一直以来的偶像,还是那么美,
声音虽然没有年轻时清亮,但多了岁月温度,
更动听,更感人,我已经单曲循环一整天,
好久没有那样听歌了,曾经爱音乐的我。

暂时没有灵感和心思创作,
上个星期压力山大,压得我快崩溃,
终于一切在今天落幕,
最忙的时间表教完了,课程 Slide 完成,
校长吩咐的 presentation 搞掂,
今天四个小时半的网络会议结束,
我躺在床上,长长呼出一口气,
想念着尼泊尔的雪山,东海岸的阳光,
台湾的小溪,还有金马伦的冷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