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9, 2020

二月廿九,雲頂




去了无人的云顶,
煞为奇观。

那天风大雨大,
浓雾笼罩,宛如幻境。
平时人满为患的商场,
如今水静河飞,
每家餐厅空荡荡。

大家害怕病毒,
不敢出门,
我却为了此等末日景象,
心生窃喜,
有没有人告诉我,
这什么心态。

学校宫斗少了,
或者应该说,
我不在乎了。
不在乎,
于是自在,于是无人可撼动,
算是成长吧?

教书越来越上手,
看见学生被教出好成绩,
心生安慰,满足。

无大喜,亦无大悲,
心平如水,
于是部落格也没有什么可写,
这样看起来,
似乎很好,
平平淡淡,从从容容过日子,
可是好像又少了激情,
创作不出好作品。

人啊,静极思动,动极又思静。



Sunday, February 23, 2020

D Sheng 的鲸鱼




放学了,
他跑来面前:
Teacher Frankie,
can I give you something?
Sure ,我说。

他在书包挖挖挖,
拿出一张折纸,
心想什么鬼东西?
交了给我他就上车回家了。

把折纸反过来,
原来是一只可爱鲸鱼,
不禁会心一笑。

去年教过他,
没想到还记得我。

世界此刻乱象横生,
大至病毒防疫,
小至私人生活,
压力山大。

但孩子们是太阳,
是月亮,是温暖星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