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31, 2020

暗窿




再去暗窿。

小时对此处充满恐惧,
长长的通道,
隔好远才有灯光,
伸手不见五指,
摸索着走在湿漉漉,
破旧的木板桥上,
脚下急促的流水声,
让人忍不住幻想掉下去被冲走的画面。

但我知道,
再怎么阴暗漫长,
看似没有尽头的通道,
总有出口迎来光明,
走下去,你会看见洞外有天,
有清澈流水,有微风,
鸟儿飞翔,孩子嬉笑,
太阳依然在简单的升起落下。

我如此相信着。

Tuesday, December 22, 2020

網課作品集の撕紙山下




最后一堂课叫Torn Paper Mountain,
我自己译成撕纸山下。

事后有学生跟我反映这堂课很难,
自省把教课内容弄的有点复杂,
其实只要用最简单的方法带出来就好。

Anyway,这堂课叫 “ 撕纸 ”,
画里的山峰都是用撕碎的纸 “ 刷 ” 出来的。

首先用一张废纸,撕出山的形状,
然后沿着纸张撕碎的部分,用蜡笔慢慢 “ 刷 ” 出山峰,
之前跟他们解释了Colour Value,即所谓色值,
色值分为 Tint, Tone, Hue 和 Shade,
用黑蜡笔一一刷出不同色值的山峰,营造景深,
最后画出花树草丛和小船倒影,加入鸟儿和夕阳,
简单的颜色和笔触,就可以画出中国水墨 feel。

不过毕竟孩子才 11 岁,加上我第一次教,
效果不太理想,饶是如此,还是有几个小朋友用心研究,
画出让我觉得很不错的作品,一些觉得很好玩,让我安慰。

如果下一堂课还有机会教,我想我会教得更好,
这堂课过后,就要考试和 Class Wrapping Up,
没有课了,功德圆满,此乃 2020 年最大的收获之一。



Monday, December 21, 2020

網課作品集の懷舊紙相機




前面两堂都在画,第三堂换手工,来做纸相机吧。

用上怀旧两字,主要是菲林的关系,
从菲林相机,到数码相机,再到现在的手机摄影,
期间竟然不到十年,科技和生活已然万千变幻。

尤记得读艺术学院时期,摄影乃主修之一,
那时要花钱买菲林,一个拍不好,就要破费从头来过,
所以当时是毕恭毕敬,认真按下每一个快门的,
跟现在动辄拍下几千张,尔后存放手机不再翻阅的时候不可同日而言。

离题了,这堂课其实很有趣,
先播放一段照相机的进化史视频给学生看,
最早的相机超大,如果古人看到今人皆是摄影师,该是惊叹不已。

叫学生准备了硬卡片,跟着提供的尺寸剪下相机,
可在其上设计图案,Logo 和型号,
剪出一长条白纸,当作菲林,在两侧画出菲林的小格子,
要画什么 “ 照片 ” 呢?我想了一个主题 《 Trip after Covid 19 》,
因着疫情,大家都无法旅行,许多出游计划被逼搁置,
于是要学生们想象,疫情终于过去了,开放了,
我们可以和家人朋友任意遨游世界,拿着相机拍照,
他们要画的就是一场想象中属意的旅行。

照样给了示范,这次更自由,不限制他们的画风和画法,
不一定是自拍照,可以画美食,可以画当地特色建筑,娱乐活动,
于是小瓜们纷纷发挥想象力,有人画去了韩国看 BTS 演唱会,
有人画去了美国,还会画拜登和自由女神像,太厉害,
当然也有爱国人士,画了双峰塔和马来西亚的旅游景点。
有时候不给限制,他们更加有创造力,
相机本身的设计就已经天马行空,自创品牌,或画上彩虹,
有几个甚至拍了视频,挺似模似样的。



網課作品集の炎寒之手




第二堂课要训练他们的 colour sense,
于是有了炎寒之手 Warm & Cold Hand。

学生在二年级就学习何谓暖色系,冷色系,
可晓得是一回事,会不会活灵善用又是一回事,
这堂课看起来简单,但要简单又美,可不简单。

跟他们复习了一遍冷暖色系,就叫大家 trace 自己的手,
任何手势皆行,印完了在手上画出各种线条,再上色,
如果手是冷色系,背景则要暖色,反之则然,
要注意颜色之间的配合,深浅,明暗,
上完色可在其上画图案,当然颜色要衬托本来的色系。

又一次被他们的创意惊艳,我只示范了简单的线条,
交上来时,有人想到了波浪背景,有人想到了热气球背景,
一些很复杂,花纹满天飞,一些很简单,只有棋盘般的方格,
但都美,都让我爱不释手,选不出哪一个才是最好,
我告诉学生,只要是用心画的作品,在我眼里都是 Master Piece。



Sunday, December 20, 2020

網課作品集の獸之樹





之前三月网课,自认有许多不足之处,
毕竟第一次,从教学方式,题材,交流互动,
皆从零开始摸索,后来渐上手,学校又重开了。

过了大概三个月的校园生活,疫情反弹,
学校再度关闭,网课恢复,这次就没上次紧张压力。

第二学期的网课题材自己很喜欢,
比较知道怎什么样的内容适合网上教学,
自己也开始上手,晓得如何示范应对。

一共设计了四堂新课程,第一堂:Animal Tree 兽之树。
学生们任选自己喜欢的动物,先画出该动物轮廓,
然后沿线勾勒出树干树枝,创造出有着动物形态的树木,
学生们交上来的作品都很令人惊艳。(才五年级哦)

有马,有鹿,有鸟儿,有鱼,也有大象,
不是每个孩子都画得到,我说不要紧,学习最重要,
这堂课的目的是激发想象力和创造力,
未来的日子,人工智能当道,很多行业都会消失,
但我想,创造力和想象力是人类最后的武器。



Thursday, December 17, 2020

玻璃市浸信會




真的是从小就在这儿长大。

爸爸先信主,
于是一家跟着去教会。
幼稚园在这里读,
然后参加主日学,
到了中学加入少年团。

那时教会兴旺,
有过百人,年轻人多。
换过几个牧师和传道,
印象最深是谢传道,
他和师母胖胖的,眼睛眯眯,
和蔼可亲,很爱我们。

谢传道爱弹吉他,
我对诗歌的启蒙从他开始,
谢师母很会煮面粉糕,
总邀请我们去吃饭,
最喜欢每个周五的少年团,
可以唱歌,玩游戏,分享圣经,
我们办过槟城游,
也搞话剧,报佳音,
总是很快乐,
我美好的教会时光都在当时。

但快乐的日子不长,
谢传道和教会意见相左,离开了,
剩下几个元老在争权夺利,
教会四分五裂,
连好友也在搞党派,
人心很丑陋。
我年轻,不明白,
只觉厌烦,认为基督徒都是虚伪,
想早日离开家乡,
并没有想到上帝。

后来去了吉隆坡读书,
如愿以偿离开教会。
我们那一届离开后,
教会开始步入没落景象,
先是年轻人流失,
接下来是长期缺乏牧者之故,
往后几年,每次回乡跟父母参与聚会时,
都感叹它一天比一天落寞,不再兴旺,
剩下当年的安哥和安蒂,日渐衰老。

我没有把这事儿放心上,
不是我的使命,
连自己都迷失了,
还怎么去打救他人,
这种任务交给伟大的人呗,
灵魂值多少,谁在乎?

吉隆坡生活了几年,
再去教会,
已经是新教会,
新朋友,新活动,新篇章,
家乡的老教会早湮没在回忆里。

今年因为新冠肺炎,
吉隆坡的教会停了大半年,
本来灵命就软弱和动摇的我,
就顺水推舟的 “ 暂时离开 ”,
一如当年离开家乡的老教会一般,
跟弟兄姐妹的关系变得陌生,
教会任何事工和计划不关我事。

在信仰路上,
总是如此不坚定,
我这样的人,
上帝很讨厌吧?

上星期放假回乡,
又陪爸妈回去老教会,
那么久没回来,
惊讶发现当时不肯带领的几个人,
今天站在台上唱歌,分享,
多了很多年轻人,
当年不肯来教会的人,
今天却带着他们的孩子上台。

太久没听传道,唱诗歌,
看他们单纯的赞美,祷告,
我是感动了,并且羞愧。
这段日子怎么了?
怀疑上帝,沉浸在罪里,不可自拔,
面目模糊得自己也害怕。

祂却依然在动工,
仿佛告诉我,我一直在工作哟。

忙碌的生活,未来的忧虑,过去的伤害,
这些琐琐碎碎的小事就足以让人离开上帝。

年轻时无知,
对神并不认识,
年纪大了,
对神的认识依然没有增进。
但谢传道的教导其实有意无意的播了种,
日后我离开家乡,
离开教会,也离开上帝,
但祂的教诲却已深埋心中,
教我迷途知返。

一年将尽,整个 2020 除了工作,
完全没有把神放在心里,
我到底变成了什么模样?

我知道,祂还在那里,
等孩子回来,我还回得来么?
父啊,我想回家,我累了。



Sunday, December 6, 2020

封城榜_Day 262




这篇日志,
写着写着,累了,
渐渐也懒得记录,
每天千多单的进度,
竟开始麻木,
不再有感觉。

2020 要结束了。

就在昨天,
政府宣布全国可以自由跨州,
有人哀叹,有人欢呼,
我无所谓,政府无能,自求多福。

再过一星期,确证案例就超过中国,
死亡人数也是节节攀升,
无语到不想发表任何评论。

网课就此来到尾声,
明天最后一星期,过后正式放假。
上个月压力爆棚,
除了正课,忽然加入课外活动,
还要是一星期三天,
等于我每一天都要想一个题材出来,
想到脑爆,那里有酱多 ideas,
然后网络考试空降,
如临大敌,大家严正以待,
由于是第一次网络考试,
老师比学生还紧张,
我又被选中做 Year 5 Examiner,
考卷和流程我负全责,
压力到几天睡不好。

感谢一切顺利,
我和我的 team 相处愉快,
大家很有默契,互相帮忙,
过程里有惊吓,也有爆笑,
是为一收获,
星期五考完最后一张,
我脑袋空包,瘫痪在床。

想不到东西,
今年要结束了,
我只想这个星期六顺利回到家乡,
看看我亲爱的爸爸和妈妈,
想着可以一起过冬至,圣诞,一起倒数,
我无比感恩。

2020 要结束了。

Sunday, November 29, 2020

清水



离开的那个早上,
去了清水。

清水在大整修,
著名的观景台关闭,不得入内,
我也无所谓,省下票钱,
在门口转个圈,
回过头发现今天天气很蓝,
底下的京都市一览无遗,
在这里远眺了一阵子,
就回旅馆收拾行李,出发车站。

再见,今日一别,
也许不会再回来了。

Friday, November 27, 2020

金閣




一个人在京都,
空荡荡的,
也不知要干嘛。

于是去金阁寺。

入门票好别致,
设计成符咒般,
不撕票,可以收藏。

那几天看太多寺庙,
已是麻木无感,
没想到金阁寺美得让人惊叹,
阳光下,金灿灿,矗立在水中央,
只许围观,不得近前,
那气势与其他寺庙相比,
多了一分遗世和孤立。
无人能近前的关系,
金阁仿佛凝固,静止的山水,
第一次体会何之谓美如一幅画。

因为太美,
因为有的是时间,
周围游客走了,
我还留在原地,
呆呆的看了好久好久,
一直看到傍晚,
才慢慢搭巴士回旅馆,
暂时忘切孤独的滋味。



Wednesday, November 18, 2020

Sayonara




送 B 去车站。

京都车站好美,
装潢现代,
本来以为会很古典。

天花板乃玻璃制,
灿烂阳光洒进来,
把离骚冲淡,
我们去吃早餐,
消磨时光。

时间到,
送别月台,
互道珍重,
忘记有没有拥抱。

B 照例喜欢问有何话要说,
我照例说没有。

车开了,B 走了,
我一个人走回车站,
走上最顶层的阳台,
那里的阳光特别耀眼,
也不做什么,
也不去那里,
仿佛无有方向和斗志,
愣愣的发了一整个早上的呆。

Sunday, November 15, 2020

築地。老珈琲




B 離開的前一天,
我们去喝咖啡。

日本汉字,
咖啡写做珈琲,
我还蛮喜欢珈琲二字,
感觉新异,
似乎另个次元的东西。

京都有很多老珈琲馆,
随便选了一家,
筑地 - Tsukiji Kohii,
资料上说建于昭和年代,
上网查询,
已经八十多年历史。

中西合璧的建筑,
筑地乃其一,
门口厚重的木雕招牌,
仿若西部牛仔酒吧的弹簧门,
还有马赛克窗口和地砖,
资料说,八十多年没改过设计。






我不懂咖啡,
点了不知什么咖啡和蛋糕,
两个人悠哉悠闲,
懒懒靠在猩红色绒毛椅子上。

灯光昏黄,
有一种旧式欧洲的氛围,
日本人都很安静,
不像大马咖啡馆般喧哗吵杂,
这是我喜欢的,
咖啡馆文化不该是这样么。

不知不觉两人同游了一星期,
明天她回新加坡,
我还有大约十天独自游走。

两人认识了二十年,
还真第一次同游异国,
我的性格很难交朋友,
所以二十多年的老朋友,
不可谓不珍贵。

我一直都是独行,
这几天反而习惯了有人相伴,
想到明天就要一个人吃饭走路,
不禁有种伤感,
这也是为何我总是一个人的原因,
想来我的悲观性格,
往往还没开始享受当下之乐,
就已经想着结束之愁。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生命像旅途,有人来,有人离开。



Friday, November 13, 2020

伏見稻荷。鳥居




去稻见伏荷,为了鸟居,
无人在乎主寺庙长什么样。

鸟居在日本各地皆有,
那是神灵的入口,
进入鸟居,
代表已经踏入神之地域。

稻见伏荷的鸟居很多,
红柱子,
长长一路,
从山脚延绵到山顶,
沿途望去,
宛如一片赤红幻境,
似永无止境,
引领人们走向那神秘领地。

人客依是拥挤,
上山通道很多人,
下山通道空寂寂,
于是和 B 决定反叛一次,
挑战日本的规矩,
从下山道往上走。

就此,
我们得到难得的清幽,
安静的影子伴随,
风声沙沙穿过竹林,
无人打扰,
偶有几个下山客,
诧异的看着不守规矩的我俩,
我们假装看不到,
就这样一路悠闲抵达山顶。



Wednesday, November 4, 2020

鴨川




以前看日本漫画,
总是出现很多河堤场景,
尤其安达充的作品。

许多故事发生在河堤,
分手,跑步,决斗,看日落,
画里的河堤都很干净,
似乎在这里发呆一整天也无碍。

于是来到日本,
自然而然就想看看现实是否如此。

正是黄昏,信步来到鸭川,
河堤两旁很多人,
却不拥挤,慢跑有之,遛狗有之,
水真是干净,找不到一点垃圾,
清澈得像可以直接饮用,
两堤用整齐的石头堆砌而成,
野草看似随意生长,却乱中有序,
还真是漫画场景百分百还原啊。

为此我竟是莫名感动,
找个地方坐下,望着对岸房子和流水,
旁边也有人跟我们一样坐着闲聊。
名为鸭川,可是没有看到鸭子,
倒是见到鹳鸟觅食(其实我不懂啥鸟),
风凉凉,很舒服,真可以这样坐一天。

总是钟情这些平凡日常的地方,
多于大山大水,华屋丽榭,
想我乃俗人一枚,
此等市井之地才让我乐此不疲,流连忘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