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27, 2013

北京 北京




因为中国好声音而知道汪峰。
夜深人静,听他的 《北京 北京》,一遍又一遍。



当我走在这里的每一条街道   我的心似乎从来都不能平静
除了发动机的轰鸣和电器之音   我似乎听到了他烛骨般的心跳   



我到过北京。

没有去长城,没有去天坛,没有去什刹海,没有去鸟巢水立方。
那几天只去了故宫一躺,然后整日睡觉,在胡同里吃饭。



我在这里欢笑   我在这里哭泣   我在这里活着   也在这死去
我在这里祈祷   我在这里迷惘   我在这里寻找   也在这儿失去

北京 北京   



想起 K 城,想起自己一直是游子。

想起自己一直不愿留在这里,却天长地久似的留驻这里。

我没有到过某大型购物商场,没有到过电讯塔,没有踏入过博物院,没有到过美术馆,
没有吃过那家著名餐厅,没有在城中某 Pub 倒数度过新年快乐。



咖啡馆与广场有三个街区   就像霓虹灯到月亮的距离
人们在挣扎中互相告慰和拥抱   寻找着追逐着奄奄一息的碎梦



北京的天空从来都是灰色。
看回照片,乱拍的,没有留太多回忆。

YP 买了房子,KS 周末的生活似乎很精彩,CK 添了基金股份,W 劝我加入她的行业,
这里入夜后车子比清晨还多,晚上很亮很喧哗。

我怀念二十岁那年的星星。



如果有一天我不得不离去   我希望人们把我埋在这里
在这儿我能感觉到我的存在   在这有太多让我眷恋的东西

北京 北京



K 城,K 城。
其实,我有没有到过 K 城?

其实,我有没有到过北京?

Monday, September 23, 2013

致我們終於消散無蹤的青春





“ 我像是一颗棋子  来去全不由自己 
  举手无回  你从不曾犹豫  我却受控在你手里 


后来
我终于相信人可以因为一首歌而爱上

彼时刚步入少年
愁善晦暗的年少时光
没有朋友一个也没有
安静上学安静下课
功课差运动更差
没有才华没有让人恋慕的容貌
自卑让一个瘦弱少年的成长岁月布满青苔

听到这把嗓音
我的孤寂忽然有了出口

他们说喜欢你的人都是矛盾个体
害怕孤单又渴望拥抱
多年以后我才发现自己是这样一个人

那么多年的孤独
那么沉重的不安疑惑愤怒
压得我望不见天空
听你的歌发现人原来可以又孤寂又美丽

孤寂并不可耻

我愿意甜美温柔开到荼蘼歇斯底里
我爱你迷幻缥缈光之翼摇滚
如歌剧誓言像山歌还有早期巨肺 R & B 的多得他

我沉迷在你千变万化的嗓音
第一次讶异华语歌可以这么唱
你颠覆了当时华人女歌手一贯的唱法



“ 不要偷看你一秒  是害怕突然会偷笑
   会自然爱个没了  会突然高声呼叫  叫灵魂出窍 



以前觉得你丑打扮太前卫接受不来
Lady Gaga 那一套你早期已经玩透
怪异的是看久了竟也潜移默化开始觉得你美

我后来的审美观或多或少与你有关

其实最爱你素颜轻装穿梭在街道上的身影
那是重庆森林里的短发女子
一道俏丽无边却稍纵即逝的风景

香港颁奖礼你在台上引人注目
撇开鹤立鸡群的身高打扮
你一副冷漠不屑恨不得快走人的嘴脸
与周遭歌手格格不入
第二天新闻大标题说你没礼貌
拿奖不谢谢唱歌不打招呼

你一直这样

记者问你跟窦唯的离婚搞得如何? 
你毫不客气的回敬这不关你事
可群众想知道啊群众想知道也不关他们的事

我一直羡慕你的真不完美却真
我一直希望自己那样



“ 我不是你们想的如此完美  我承认有时也会辩不清真伪
   并非我不愿意走出迷堆  只是这一次  这次是自己  而不是谁 



阴沉暗淡的年少岁月
如风终于还是结束
来到五光十色大城市求学
我依然孤寂依然拥着你孤寂的声音入眠

那是另一段岁月阶梯吧你结婚你生子
为了爱情失踪不拍 MV不宣传
连大碟封面照也欠奉
专辑依然大卖那是你的颠峰期



“ 九月天高人浮躁  九月里  平淡无聊  一切都好  只缺烦恼 



浮躁注定要成为华语乐坛的经典

22 个字的主打其余歌曲大多是无词歌
只有你呢喃低吟
你写他编现在重听也许不觉啥
当年是轰动一时的前卫大碟

这是你卖得最差的专辑
这是你和他最合作无间的成品
这是我最喜欢的专辑
这也是你最后一次的狂野奔放

浮躁之后你不再有如此自由作品

我有了买杂志的习惯
剪下你的报导
一一贴在簿子里珍藏
那些年流行把明星艺人的照片铺在课桌上
大家把各自偶像献宝般展览在课室里
俊男美女漫天飞舞
独我的桌上铺着你冷酷的眼神
我是为自己的品味而骄傲的

我承认的确有过那么 “ 不堪回首 ” 的岁月








“ 你说这叫长大  我说多么费解
   我爱看这世上有多大  可惜世界转变太快 



想看你的演唱会没钱

你换了新东家从此不再出广东大碟
玩具成了你最后一张粤语专辑
多么想念你唱广东歌

喜欢你和谢霆锋在一起
你们俩都好看走在一块儿赏心悦目
11 年的差距你将爱进行到底
照片里你牵他的手他反而害羞的被动着
你爱笑了随和了可爱了
变美了为了谁而装扮

终于看了你的演唱会

你穿碎布组成的牛仔裤
黑人发辫从舞台中央缓缓升起,
一切都那么不真实我没哭也没有叫
只是安静的听你唱歌

终于看了你的演唱会

窦唯让你有了浮躁
谢霆锋让你有了寓言
而李亚鹏让你离开了乐坛

从没想过你离不离开
反正你从来就行踪飘忽
我只是没想过此后都不再听过你的全新大碟
那几年没有逛过一家唱片行

还是为你感到开心
也许你终于找到真爱了吧

然后你真的消失了
媒体写你生活放荡,
吸太多烟生下兔唇的李嫣,用词刻毒。
你一贯冷静,不反抗,也没有可怜兮兮。

杨澜问,当初怎么做出生下孩子的决定?

我从来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你说。

你只是爱。
爱她,也爱他。

人在印度知道你要复出开演唱会
我在恒河边游荡边唱你的歌
一种陌生又熟悉的喜悦
回来,我没有去看你的演唱会
我把你收得好好的,在口袋里



“ 一个一个偶像都不外如此  沉迷过的偶像 
   一个个消失  谁曾伤天害理  谁又是上帝 



你唱歌走音了媒体大事渲染
说你宝刀已老我上网听是走音了而且气息不稳
有点难过我记得你说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
记得你说不要把你当偶像记得你说希望大家都忘了你

而我依然爱听你唱歌



“ 因为爱情  怎么会有沧桑  所以我们都是年轻的模样  因为爱情  在那个地方 



你离婚了。出乎大家意料的结局,
也出乎大家意料的和平。
在我们都接受你和他白首到老的结局后。

“ 只是换个形式生活。”  报章报导你的说法。

众人纷纷发表意见,
每日报道都有各种故事揣测,我没有太大反应。

行笔至此,才发现你离婚或跟谁恋爱,
你出辑还是退出,出家抑或开演唱会,
竟已是无太大感受。
并非遗忘了,并非不爱了。
对你当初的崇拜喜欢,
到今日成了纯粹的,简单的,一种生命的痕迹。
我想我忽然明白你为什么会作出这些个决定。

一如以往。你沉默,
不说任何一人的坏话。
没有谁抛弃谁,没有谁被谁抛弃。
你的爱,就只是爱,爱没有了,剩下的绝不会是恨。

这篇文,
只是为了替我那早已消散无踪的青春作个注解,
为了那曾经孤寂又美丽的青春岁月留个念,
也想感谢,感谢一把完美也充满缺陷的声音。

生命本来就有缺憾,不是心理的就是生理的。你说。

听你的歌让我以为缺陷的生命有了另种形式的圆满,
致我们终于消散无踪的青春,
致我们脆弱又坚强的青春,致我们不再回头也无须回头的青春。

致你,致我。




Wednesday, September 18, 2013

彩虹馬來屋




每次回乡总会到后头的乡间小路跑步途中经过一间漂亮的马来屋
跟很多传统一样马来屋子也是一道快要消失的风景
我的家乡还保留很多漂亮的马来屋

跑步时经过这间马来房子总会不自觉放慢脚步为的就是欣赏她的美
颜色的配搭精致的雕花人性的设计在在把我吸引

好久以前就想把它给拍下
讲了几年那天总算是完成任务






我喜欢老事物尤其漂亮的老事物

不夸张真是好漂亮的马来屋子
师傅的巧手将细腻美丽的图案一一刻画在门上窗欞上
每块墙板每片屋瓦能看到匠人的用心

七彩如彩虹般的颜色
从来不知道马来屋可以那样缤纷灿烂我和家人戏称它彩虹屋子
门口前是一大片草地种着修剪整齐的花花草草
如果在黄昏时分坐在草上看日落喝咖啡该是何等写意
来了几次不见人烟痕迹我好奇谁把它打理得那么好?

以前的房子讲究天人合一大自然与人为如此的投契
现今的房子除了自己不再在乎与周遭环境的配合

美丽的彩虹不知道下次回乡你还会存在吗?



Monday, September 9, 2013

野地的花




“ 野地的花    穿着美丽的衣裳    天空的鸟儿    从来不为生活忙
  慈爱的天父    天天都看顾    他更爱世上人    为他们预备永生的路 ”


从小就在教会唱这首歌长大,
以前的诗歌,旋律歌词很简单,可是真诚动人,
现代教会为了跟潮流,把诗歌搞得很复杂,电子舞曲,饶舌什么的加进来,
歌词却千篇一律羔羊啊,宝血啊,圣洁啊,重复再重复,
缺乏真实感情,我虽说是个诗班领导,实在不爱听。

唱这首 《 野地的花 》的时候,年纪尚小,
为什么野花要看顾?野花有何美丽衣裳?
无法深刻体会词里的意义,纯粹为了悠扬的旋律感动。

K 城生活经年,教会很少再唱这首歌曲,
年轻人嫌它老土,只有在乐龄聚会时才有机会唱唱,大家似乎忘了这首好歌。

你,可曾细心观察路边野花?






假期回乡,清晨出去散步,黄澄澄的朝阳把周围景色都染亮了,
乡间小路好安静,只有我,和着蛙鸣,牛哞,鸭嘎。

抬头,就看见路边的牵牛花盛放,鲜明的紫色悦人眼目,
小时候我和妹妹叫它喇叭花,只因它朝朝活泼的盛开,像极了喇叭,
啊,城市里生活,多久没见过喇叭花啦?
低个头,含羞草粉红色的花瓣在向我招手,我趴在地上用树枝玩弄,
看它轻快的合上叶子,含羞草的花好像天上烟火,美极了。

这一看一弄,忽然唤回许多小时熟悉的花影,
比如那朵菊花般的小花,也不懂叫什么,就叫小菊花,
比如长在水沟旁边,某种野菜的蓝花,还有那丛野草堆里的小白花,
我今天第一次发现它们是如此的渺小,
那么渺小卑微的生命,上帝没有忽略它的美丽,凑近观看,每朵花的设计叫人惊叹,
已经那么小了,竟还开出繁复如斯,细腻如斯的纹理和花瓣。
它们一如往常卑微的开在路旁,
卑微得没有一个人会注意到它的存在,没有人想知道它的名字。

只有小孩看得见,孩子们总能看见大人看不见的东西,
孩子和花儿一样,小小的,卑微的,却耀眼灿烂。
难怪耶稣说   “ 你们若不像个小孩,无法到我这里来。”

野地的花,从来不为明天穿什么吃什么忧烦,上帝一早为它穿上最美的衣裳,
壮观的雪山,还是渺小的野花,他都不曾遗忘,更何况是我呢?

在茫茫城市里打滚,我经日奔跑,东追西寻,为得他人认同的眼光,
困倦的身体无法轻盈,萎缩的眼神望不见前方,
我忘了花儿最初的模样与颜色,忘了创造它的那位上帝,
疲惫的灵魂,不懂一切原来只是捕风,只是追影。

一个短暂清晨,上帝藉朵朵小花,让我看见自己内在的懦弱,也看见勇敢,
那首歌,终是明白了,原来我是一朵野花,而上帝不曾遗忘。


“ 一切需要    天父已经都知道    若心中烦恼    让他为你除掉
  慈爱的天父    天天都看顾    他是全能的主    信靠他的人真是有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