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




小妹说整个上缅甸打仗,
新工作解散了,
大家躲在家里避难,
断水断电段网络。

刚刚九月份才见面,
短短两个月,世界风起云涌。

我很担忧,却无能为力,
果敢区一直都是兵家争战之地,
之前是彭家掌管政局,
几年前白家联合政府推翻彭家,
现如今彭家带着兵马报复,
苦的,永远是平民百姓。

九月份的缅甸,
我和小妹走在细雨纷飞的街头,
吃着米粉汤,喝着咖啡,
说着不着边际的闲话,
十一月份,我在大马烦恼着上班迟到,
她却为了生存而拼命。

后来她就失联了几天,
我也心急了几天,
过后终于连线上,
说是逃离老街,去了南邓,
到了南邓基本上算安全了,
可是网络时好时坏,
要回到她家乡腊戌路途遥远,
可能要四五天才回到,小妹说。

昨天她到了邦伞,过夜,
估计后天抵达家乡,
愿世界无战乱,愿人们放下仇恨,
愿。。。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