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15, 2016

當大雨過後




以前就很喜欢这首歌。

潘协庆没有很红,
他写给辛晓琪的这首《当大雨过后》也没有红,
2004 年的歌,我想早就被人遗忘了。



“ 风说的自由     不是云能够懂得

  花瓣的脆弱     树又怎么会晓得

  从点头到相拥     从单纯到心痛

  爱说该走了     谁都不能留 ”



听这首歌的时候单身,只能揣摩;
恋爱后,切切感受了那股又寂寞又美丽的痛。

我说的自由,她从不了解,她的脆弱,我又何曾领会?
从开始的单纯到后来的伤痕累累,
好几次撑不住了,旁人也看衰我们分手,却依然走了下去,
该说是神迹吗?( 笑 )



“ 猫爱上孤独     鱼又怎能够懂得

  鸽子的忧愁     月光又怎会晓得

  从喜欢到占有     从期盼到失落

  爱说该走了     谁都不能留 ”



我们都太在乎彼此而丢失了自己,
为她,我不敢孤独;为我,她不敢忧愁,
何苦呢,两个人相视而笑。

没有人捆绑我们,是我们捆绑了自己,
恋人啊,圣经说,不要惊动爱情,等它自己情愿。



“ 当我试图用你的眼睛看你的天空

  我才发现     我的爱你永远不懂

  当大雨过后     你又回到寂寞人群中

  我才知道     你的自由只是怕失落



亲爱的,我活了三十多年,
跟你在一起却似乎把我之前的岁月一次过完,
你说,为我把这辈子的眼泪也流光了。

可爱的恋人啊,寂寞的恋人啊。

也许你我不该贪恋对方的天空,
而是应该学习爱惜自己的天空,
自己都没有了天空怎么飞翔?只能漂流在对方稀薄的空气里。

大雨很久没有落下了,也许大雨过后你终将发现我的孤独只是怕寂寞,
但愿大雨过后,你我会发现短暂的彩虹本来就不该占有。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